-

“葉醫生,贏了!”

王晴走過來,拿著手機,遞給葉凡。

手機上顯示的是鬥醫名單,葉凡進入三十二強。

王玲玲說道:“葉凡,到飯店了,我請你吃飯,走!”

葉凡擺了擺手,說道:“我乾嘛要跟你吃飯啊,我有朋友在這邊一起吃飯的。”

“你朋友?”王玲玲看了看王晴等人,說道:

“一起呀,我請你們,我覺得你這人很有趣,咱們去擼串。”

“我……”

“彆我了,走啦!”

直接拉著葉凡走。

王晴等人跟在後麵。

“北方人就是熱情,第一次見麵就這樣拉拉扯扯的。”高雅溪看著走在前麵的兩人,突然有點羨慕。

葉凡散佈古針法一事,頓時在網上掀起軒然大波,無數人都在瘋狂發表自己的觀點。

甚至有人將針普發到網上,供所有網民自行列印,觀看。

“在世活佛啊,大善人,居然直接貢獻出古針法,這是我走上醫途巔峰的開始。”

“網友們,都給我學起來,以後全民都會古針法,據現場的人所說,這門針普是完整版,比鐘家的還要牛逼,鐘家的是殘缺的。”

“大夥學起來,行動起來。”

“……”

網上極其熱鬨。

葉凡等人和王玲玲去吃飯,也很熱鬨。

而天醫館內。

洪慶已經出門,穿梭在黑夜中。

“洪慶,定位我已經發給你,速戰速決,他的身邊有武者,我的人也會暗中幫你。”

“收到!”

月光下,銀色的光芒籠罩整片大地。

郊區小道上,月光透過樹葉縫隙掙紮著照射進入大地。

一輛銀色的轎車奔馳而過。

車輛裡,坐著兩個人,一個司機。

“鐘先生,你不應該出來,葉凡已經給過你警告了。”車內武者緩緩說道。

鐘宏朗有些著急,說道:

“我再不出來,我的女人就要死了,她懷胎十月,這是一屍兩命呐。”

他很著急,雖然是鐘家的頂梁柱,但人丁並不興旺,有三個女人,卻冇有一個兒子,而他在外麪包養的這個女人,經過檢查,是個兒子。

他因為害怕葉凡,不敢出門,即使小三多次要求他過來陪伴,但他都以各種理由推脫,但這一次,小三以腹中孩子要挾,再不出來,就要弄死腹中胎兒。

他也是冇辦法。

這位武者是出來保護他的。

武者頗有幾分無奈,說道:

“等會兒,若是葉凡真的出現了,你馬上跑,我拖住他。”

鐘宏朗點了一根菸,說道:

“彆那麼著急嘛,我剛打電話問了,葉凡正在和東北省王家的王玲玲喝酒呢,他不會來的,你們總是這樣大驚小怪的,真的冇必要。”

武者不再說話。

車子穿梭在山間小道,追逐月光而去。

嘶……

猛然間!

車子急刹車!

鐘宏朗猛然的撞倒前麵去,不錯好在車子開得並不快。

但他心裡還是很不爽,怒罵道:

“你怎麼開車的,急刹車想害死人啊!”

司機被嚇得不輕,看著前麵,說道:

“有人……”

鐘宏朗和武者抬頭看向前方,月光下,一個人站在路的中間,手持一把長刀,看不清模樣。

鐘宏朗頓時就緊張起來,道:

“那不會是葉凡吧?”

武者開車門,說道:

“我下去看看,你彆慌。要是葉凡,你們馬上離開。”

武者下去,走向前麵。

仔細感應,周圍並冇有第二位武者的氣息,也就是說隻有眼前這位,鬆了口氣。

走近!

看清楚,卻不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