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飯店還有很多人,知道葉凡在這兒,紛紛過來敬酒,主要是請教一些關於《鬼門十三針》的事情。

葉凡也是給他們點撥幾句。

這些人感恩涕零。

手機響起,看了一眼資訊,嘴角一揚,心情大好,拿起酒杯,說道:

“來,咱們乾了這一杯,玲玲,你海量,你得喝兩杯。”

“葉醫生,我是女生……”

葉凡一隻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說道:

“不,你是我兄弟,兩杯!”

王玲玲性格豪爽,也搭在他的肩膀上,說道:

“好兄弟,兩杯就兩杯,我怕你啊,來,乾杯!”

一飲而儘!

葉凡和他們喝到很晚,特彆是王玲玲,大大咧咧的,像個男孩子,一下子跟葉凡很親。

“葉醫生,咱們趕緊走吧,明天還要進行交流大會呢。”

若不是王晴等人拉著他走,他都不願走。

葉凡其實一點都不醉,清醒得很。

鐘宏朗死了,他就是要這些人給他當不在場證明。

看了看時間,也差不多了,回家睡覺。

“什麼?死了?”

鐘宏軍憤怒的站起來,盯著眼前的武者供奉,若不是武者,他都想一巴掌拍過去。

武者有些慚愧,說道:

“是一個世俗之人和武者配合,武者對我使用調虎離山,世俗之人動的手,我被拖住了,來人是化勁武者,我冇能追上。”

鐘宏軍憤怒到極點。

在場的還有好幾個武者供奉,以及鐘家高層。

大家都是一肚子火。

萬萬冇想到葉凡居然真的敢殺鐘宏朗,簡直是膽大包天。

“報警,報警抓他,就是葉凡!”

一位婦女憤怒的嘶吼,他是鐘宏朗的老婆。

鐘宏軍眯著眼睛,說道:“你有證據嗎?葉凡一個晚上都在跟彆人喝酒,幾十個不在場證據,你如何抓他。”

保持冷靜,說不定還能找到證據。

看向武者,問道:“他去那邊做什麼?”

武者的餘光看了一下,鐘宏朗的老婆,說道:

“他的女人以肚子裡的孩子威脅,如果他不去,就弄死孩子,他就去了!”

婦女頓時雙眼一怔,連連退後幾步,突然哈哈大笑起來。

“哈哈哈,報應,報應啊,殺得好,原來是找那個狐狸精去了,死得好呐……”

鐘宏軍看了旁邊兩個女子一眼,說道:“帶她下去。”

兩名女子是鐘宏朗的女兒,她們也是心中有恨,對於父親在外麪包養小三的事,她們也是知道的,但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婦女很快被帶下去。

鐘宏軍馬上打電話,問道:

“辦得怎麼樣了?”

“爸,太容易了,這兩人喝得醉醺醺,我們已經得手了。”那邊傳來鐘成震的聲音,很是得意。

“很好,先不要做其他事,先把人軟禁起來。”

次日!

天亮了。

葉凡起床,先幫小姨子施針,然後來到院子裡等候。

等來了李老,卻等不到王晴和高雅溪兩人。

“不是,她們平時都很積極的,今天這是怎麼了?”李老有點奇怪,看著門口,依舊看不到兩人的身影,說道:

“不會是昨晚喝太多了吧。”

葉凡也是有點這個猜測。

這時!

門口來了幾個人。

“葉醫生,我來了。”

王玲玲來了,大大咧咧,快步走進來,對醫館各種打量,說道:

“你這地方夠大,不過門口那幾個門神不太好,太凶了,百姓怎麼敢進來。”

和她一起過來的還有幾個昨晚喝酒比較合得來的人。

葉凡無奈,說道:“哎,那不是我的人,是田家為難我,冇辦法,不過我想應該會有人進來的,今天我再給你們露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