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田炳濤點頭,說道:

“我明白,這是我們田家和天醫館的恩怨,和鐘家無關,我們意識到葉凡的強大,請求鐘家幫忙而已。”

鐘成震滿意的點了點頭。

畢竟神龍組下過命令,不得以武者之戰為理由,私自對世俗之人動手,以此警告鐘家,這件事一旦被神龍組盯上,會很麻煩。

——————————

江南省、某個叢林深處。

這裡搭建一個簡單的木屋,姚老頭等人再次修行。

葉凡上燕京之前,叮囑他們離開徐家的小院,他們當晚就離開,第二天,海外洪門已經找到那地方。

還要撤退及時,目前躲在深山裡,至於徐家家主單線聯絡。

禿鷲突然接到來自葉凡的電話,充滿警惕和冷漠,來到眾人麵前,說道:

“葉醫生有令,讓我們即刻啟程去燕京。”

大家麵麵相覷,有點突然。

但既然是葉醫生的安排,他們自然是無條件服從。

“禿鷲,葉醫生在燕京遇到困難了?”姚老頭忍不住問道。

大家也都想知道。

禿鷲說道:“醫館兩個人失蹤了,應該是被綁架,很有可能會涉及到武者,我們先過去潛伏,等候葉醫生的下一步指令。”

墨幺趕緊上前問道:“我也可以去嗎?”

俊美如妖的臉龐有些激動,葉醫生救了他一命,他一直想報恩,也想追隨在葉醫生身邊。

禿鷲看了他一眼,說道:

“葉醫生特意囑咐,你不能去,從即刻開始,你不必來這裡修行,時刻暗中保護楚明心,不能有任何差池。”

墨幺頓時有些失落,激動的臉變得落寞,低著頭。

禿鷲拿出手機,撥打電話。

“餘嘉芸餘總,我是禿鷲,我需要你們保安隊隊長大軍,葉醫生那邊有安排,暫時借用。”

“好,你把他手機號發給我。”

禿鷲看向姚老等人,說道:

“你們即刻過去,我還有點事,隨後就到,儘快。”

“行!”

禿鷲的態度很緊張,大家也不敢怠慢,快速出發。

禿鷲也離開了,葉凡還給他吩咐了其他事。

————————

燕京!

葉凡聯絡了蕭雅,卻並未和她見麵。

因為葉凡意識到有人在監視他,儘管對方並冇有對他出手,不知對方是何用意。

“葉凡,我查到了一些訊息。”蕭雅從電話裡傳來聲音,道:

“田家的行為詭異,召回了所有的供奉,應該有大事發生,據我的調查,田家並冇有什麼需要用到這麼多的武者同時歸位,所以我猜測極有可能,這件事是田家做的。”

葉凡沉默了一會兒。

他想起前幾天打了田浩淼,至今躺在醫院,問道:

“杜家呢?有冇有異常?”

蕭雅傳來聲音,道:“有,不過也隻是兩三個武者頻繁接觸世俗,對你應該是構不成威脅的。”

葉凡問道:“既然你懷疑田家,為什麼不深入調查,確定一下。”

蕭雅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一旦我深入調查,田家必定會知道是我在調查,蕭家和你的關係就會暴露,我爺爺說征求你的意見,如果你覺得可以暴露,我馬上著手調查,另外,我提醒你一句,田家的上麵是鐘家,這件事估計和鐘家脫不了關係,你給我個答覆,我就知道怎麼做了。”

蕭雅的話讓葉凡冷靜了下來。

兩人被抓,估計是衝著他來的,是自己連累的。

一下子無法保持冷靜。

餘光瞟了一眼正在遠處監視他的人,冷靜下來,思索一會兒,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