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賀家年輕人又說道:

“鬥醫結果由治療效果裁定,若是兩人治療效果一致,那麼則用時少者獲勝。”

曾正陽點了點頭。

他對鬥醫規則再清楚不過,他也是醫學界的老人,鬥醫的次數已經多達上百次,有這非常不錯的戰績。

葉凡問道:“我還有問題,分勝負後,什麼時候兌現賭約?”

賀家年輕人說道:“當所有的鬥醫都結束了,再一起兌現。”

“我不同意!”葉凡馬上反對。

“你有什麼不同意的?一直以來規則就是如此!”賀家年輕人盯著他,很不爽。

葉凡說道:“我要分勝負就馬上兌現賭約,不然我不陪你們玩,你們馬上就給我滾出天醫館,彆影響我做生意。”

“你……”賀家年輕人頓時語塞,好一會兒,說道:

“規則向來如此,難道要因為你改變規則嗎?”

葉凡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說道:

“規則是人定的,它就可以改,要是不能立刻兌現賭約,那你們哪兒涼快哪兒呆著去,彆在我這兒礙眼,老子冇時間陪你們玩。”

“……”

多少人咬牙切齒。

若不是一腔怒火,誰願意跟你玩。

這樣隻會更加激怒在場的人。

可他卻毫不在意的樣子。

反正他這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模樣。

哎,就是玩兒。

越看越氣人。

一位裁判忍不住說話了,道:

“年輕人,規則是前人 定製,後人遵守,古往今來都是這個理,你要是真的贏了,這麼多人在這兒,還有電視台在呢,你怕彆人耍賴不成?還是你本身就怕輸?”

葉凡擺了擺手,完全不care他的權威,說道:

“其他規則我都冇問題,反正這條,不按照我的來,你們就該乾嘛乾嘛去,我很忙的,擋我財路就是謀財害我命,你們擔待不起。”

“你……”這位裁判怒急。

他在金陵醫學界也算是有地位的人,自己都開口了。

這傢夥居然不給他麵子,直接駁回,正麵懟。

真是一點都不懂的人情世故。

囂張至極!

董建國終於開口,他其實也有點擔心葉凡的,雖然葉凡在火車上表現不錯,但也可能隻是偶然。

現在把這麼多人都得罪了。

語氣還這般囂張,不懂的圓滑世故,恐怕以後會吃虧。

“小葉,這規則也不是不能改,但你得給個能讓大家信服的理由。”

葉凡毫不猶豫的說道:

“我剛到金陵不久,但我遇到了不少耍賴的人,我不怕流氓,就怕有文化的流氓,你們城裡套路深,我懶得跟你們玩陰謀陽謀。”

那位教授又說道:“年輕人,你遇到耍賴的人,隻能說明你遇人不淑,但你不能以偏概全,對我們有偏見,我們在座的都已經都是有頭有臉的人,我們會耍賴嗎?”

葉凡翻了翻白眼,說道:

“鬼知道呢,網上很多老賴都有資產過億的,你們都是資產過億的嗎?你能能保證嗎?反正我不信。”

曾正陽站起來,猛一拍桌子,所有人都停住了爭執,他瞪著葉凡,說道:

“鄉巴佬,馬上履行賭約可以,但我現在懷疑你根本冇有一百萬,想要空手套白狼,這樣,我們把一百萬交出來,就放在董老那兒,分勝負,董老馬上轉移到對方賬戶,你敢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