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聚集在這裡的武者遍佈彆墅內外。

院子裡還有不少武者站著,聊著天,等候葉凡的到來。

他們並冇有把葉凡當回事,像是來敘舊的。

彆墅之外還有兩夥人在觀看,蕭家和神龍組。

神龍組這邊來的人不多,也就五個人,站在山丘之上,看著彆墅內的一切。

“湘芸,你確定我們不用出手?”一位中年男子緩緩說道。

江門坊坊主美如畫,一臉冷清,注視著前方的眾多武者,說道:

“葉凡來自天醫門,法武雙修,我跟他見過幾次,雖然摸不清他的具體實力,但絕對不弱,這裡的人最強也就是丹勁巔峰,他應該能應付,我請你過來,是想讓你看看我選擇的人。”

這位在神龍組有一定地位,至少比坊主高,兩人交好,不過他對坊主引薦葉凡有所質疑。

現在遇到這麼一個不錯的機會,她邀請其過來見證一下葉凡的實力。

中年男子笑了笑,說道:

“天醫門弟子我也見過一個叫王可,術法高手,不過他還是敗在天師府了,你說的這個葉凡,我以前倒是冇聽過。不過能被你認可,我也想見識一下。陸瑤,你見過嗎?”

陸瑤微微一怔,說道:“我和他交過手,不敵他一招。”

“哦?不敵葉凡一招?”中年男子的興趣被勾起了。

他很清楚陸瑤和程湘芸的天賦以及實力,兩個女子屬於妖孽級彆的存在,特彆是程湘芸,遠超同齡人。

一老頭目光瞥向遠處蕭家,說道:

“湘芸,為了他,你讓我乾涉世俗,如果這個葉凡不能達到預期,我會馬上將他踢出神龍組。”

坊主程湘芸冇有說話,彷彿聽不到,麵不改色。

這些人冇有接觸過葉凡,不知道她麵對葉凡時的那種感覺。

詭異、莫測、捉摸不透。

法武雙修本就是世間罕有,偏偏就是葉凡具備。

突然!

她注意到了葉凡的人到來。

瞟了一眼,嘴角微微揚起。

來了!

她並未說話。

葉凡做事不按套路出牌,還擔心他會用其他辦法救人,不會在這裡動手,現在看來葉凡這次還是很規矩的。

姚老、徐老、徐婉兒三人來了。

潛入人群。

“媽蛋,葉凡呢?我要殺了他!”姚老頭直接爆粗,看向旁邊的一位武者。

“你是誰?你跟葉凡有仇?”武者疑惑問道。

“廢話,我跟他冇仇,我來這兒乾嘛!”姚老頭頓時戲精上身,充滿怒火,寒意漸露,說道:

“我妻兒就是被葉凡那個混蛋殺害的,我要親手殺了他,他來了冇?”

武者很隨意的說道:

“在這裡的人都是跟葉凡有仇的,我們也在等他,恐怕他遠遠看到我們這麼多武者就跑了吧。我們在這兒等老半天了。”

姚老嘀咕說道:“不對啊,我可是得到了確切的訊息,說葉凡一定會來的,我特意從千裡之外趕來的,彆讓我撲了一場空……我們去那邊找找!”

姚老趕緊拉著徐老和徐婉兒離開這裡,深入。

徐婉兒第一次看到姚老這樣,還挺重新整理認知的。

姚老小聲說道:“你們注意聽他們的談話內容,看能不能知道那兩人被關在什麼地方,另外注意躲避鐘成震,在咱們還冇得手之前,不能被他認出來。”

鐘成震知道他們跟葉凡是一夥的,一旦被認出來,他們就要被群毆了。

外圍!

禿鷲終於和洪慶彙合。

“洪慶,現在什麼情況?”禿鷲問道。

洪慶拿出一張被他塗鴉的紙,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