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他們並冇有退縮,他們勝在人多,氣勢如山海,以人數碾壓。

“殺!”

不是誰喊了一句!

十幾個人一擁而上,山海大勢撲過去,刀光劍影、長鞭大錘化作一道道恐怖的力量、淩厲的殺芒。

就算是丹勁武者也會倍感壓力。

但葉凡微微抬頭,眼眸冰冷,寒光如刀。

猛然抬起右腳。

霍然一跺!

踩在地麵上。

腳下地板開裂,出現了一個小坑,地麵上的積水濺起。

這是肉眼可見!

無形中以小坑為中心,迸發出一股橫推一切的洪流,同濺起的積水同一個方向,像是個倒立的金字塔般以瞬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飛起。

切斷四周襲來的殺芒。

眾人大驚!

“怎麼回事?”

“我的刀勢被破?怎麼可能……”

“這氣勢直接斷了我的殺芒?……”

他們難以置信。

濺起的大勢如同鐮刀、如同擁有泰山沉重而磅礴的橫推之力,將所有人的攻勢擊散,破防。

掀飛所有人。

這還隻是開始!

令他們更加驚恐的是葉凡的身影動了。

原地旋轉,手中利劍化作一道淩厲的劍芒,劍芒彎彎環伺一週,脫離劍身,化作鋒芒尖銳的殺芒,瞬間橫掃而去。

“啊……”

他們本就被濺起的大勢掀飛,麵對著淩厲的劍芒,根本反應不過來,兩者似乎同時出現,一前一後緊緊相隨。

噗噗噗……

無數的雪花飆射而出,十幾人發出慘叫、身上出現了一道道血口、流淌著滾燙的血液、濺落在地上,和雨水混為一體。

流動的血液變得殷紅。

砰砰砰……

十幾個人重重的摔在地上,難以置信,看著腹部、胸膛、脖子的血口,臉色蒼白、怒目圓瞪。

甚至有人已經被斬成兩斷,直接斃命。

血液從傷口流出、身下很快變得血紅、混合著雨水、流淌。

空氣中越來越濃鬱的血腥味瀰漫,即使大雨也沖洗不掉。

重傷之人艱難的抬頭,看向葉凡。

隻見他站在原地,渾身散發出磅礴大勢、雨水拍打在他的身上、手持利劍、鋒芒的劍身已經被染紅、血液從劍尖滴落。

他的眼眸變得深邃、看不見底、卻能感覺到殺意漫天。

“來自地獄的魔鬼!”

“冇想到我丹勁初期居然也扛不住這一劍……他到底有多強!”

“太恐怖了!”

就在剛剛那一瞬間。

全場寂靜!

全都被震驚了。

他們一位無論如何,至少丹勁武者是可以抗住的,至少能有幾個回合,冇想到連一個回合都擋不住。

“這人這麼可怕的嗎?師兄,咱們隻是武道界的底層修為內勁境界,麵對葉凡,根本冇有勝算,咱們還是撤了吧?”

說話的人雙腿顫抖,眼裡帶著滿滿的恐懼。

連丹勁武者都扛不住,他更是如同塵埃般弱小,平時遇到,連挑戰的資格都冇有。

師兄也害怕,但卻要故作鎮定,道:

“咱們可是田家的供奉,幫田家剷除有威脅的武者是我們的職責,如果我們現在撤了,以後咱們還怎麼混。再說了,咱們這麼多人,怕什麼,就算葉凡再強,一百多人一起上,他還能像剛纔那樣一招殺了一百多人?”

有撤退想法的不止這一人。

看著被斬成兩斷的屍體,他們都在擔心下一個會是自己。

蹬蹬蹬……

在場所有武者齊刷刷的動了,形成一個U形之勢,圍住葉凡。

足有百人之多!

葉凡環顧一眼,看到了人群中的姚老頭三人,殺意不減、憤怒之火在熊熊燃燒,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