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來覺得這裡參與的宗門已經夠多了。

葉凡樹敵太多。

話還未說完,又有武者奔騰而來。

轉頭看去。

“鐘家供奉!果然!”

老婆婆眼眸出現了厲色,她曾親自出麵警告鐘家供奉,這些人此刻出現,那就是在打她的臉。

程湘芸看了一眼,說道:

“彆出手,咱們看看再說,不知鐘家供奉來了,杜家的供奉也已經在趕來的路上。”

“額……”

身旁的人都驚愕了。

還有人來?

同時看向程湘芸,她似乎早就知曉。

不過她的表情始終冷清,看不出變化,不知她心裡怎麼想的。

目光盯著彆墅院子的葉凡,偶爾眼神中會有一絲絲的擔心和欣賞甚至是欣慰,這是細微之處的流露。

這已經算是罕見了的。

程湘芸的冷清、清心寡慾在神龍組內也算是出了名的,至今仍是個處子之身,一生隻專注於追求武道的極致。

這一身修為便是最好的證明,遙遙領先無數同齡人。

道心堅定,早已練就泰山崩於眼前而麵不改色,不曾為任何人有過明顯的情緒波動。

彆墅院子裡。

“葉凡,你殺我妻兒。就算你再強,我也要殺你。”

喊話的是姚老頭,雙手握拳、青筋膨脹突起,皮膚都變得如同青鐵般,氣勢磅礴,整個人彷彿拉高到兩米之高。

他這一起頭,很多人開始紛紛怒喊。

“誅殺葉凡,我萬死不辭,為同門報仇雪恨!”

“殺我極劍宗門人,納命來吧,葉凡!”

“殺了他!

“……”

隨著眾人的呐喊,原本一些害怕的人突然就感覺神經振奮,那些恐懼都消失了,有的隻是熱血沸騰、殺意奔騰。

揮舞著手中的利器,化作刀光劍影,隻等一聲令下,衝上去斬殺仇敵。

葉凡很冷漠,微微抬頭,雨水流過臉頰,目光看到三樓陽台上的鐘成震等人。

直接把他們都嚇出一身冷汗。

趕緊躲起來。

葉凡的嘴角揚起,露出一個冷笑,手中長劍橫在身前。

氣勢又開始攀升,磅礴的大勢。

劍身橫著,劍氣逐漸激盪開來,彷彿來自地獄深處的魔神出世,無形中的一股磅礴大勢碾壓而下。

轟隆隆……

天空驚雷炸起,照亮半邊天,閃電彷彿擊中葉凡,但他魏然如山,殺意瀰漫。

不斷擴散的碾壓之力使得修為低下的武者感覺到一股威壓。

“好沉重的壓力!”

“他究竟多強,居然連我這個化勁中期都感覺到有點喘不過氣來。”

“刻不容緩,給我殺!”

“這人太強,絕對不能留,殺啊!”

一百多人殺上去,如山洪海嘯,各種利器光影斬殺過來。

那些感覺到威壓的人在其他武者的幫襯下,也減輕了很多。

葉凡眸光一閃。

這一次,他不再停留在原地,等著敵人殺上來。

主動出擊!

迎上敵人,正前方,姚老頭三人的方向。

手中的劍依舊橫在身前,並未揮出,他的速度極快,湧入人群,彷彿已經被密密麻麻的人群淹冇。

嘭……

“啊……”

聲聲慘叫傳來。

伴隨著一道扁平的劍芒橫推,幾十人直接橫飛而起,砸進彆墅內。

不過由於這次的劍芒是扁平橫推,並冇有給這些人造成多大的傷害,隻是皮肉之痛,但這橫推之力絕對強勁。

幾十個人撞進彆墅內部。

包括姚老頭三人也進去了。

葉凡滿意的露出笑容,猛然轉身。

救人的使命就交給那三人,那麼這些人就可以去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