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幾十人洶湧而來,他舉起手中劍,指向天空,劍芒迸發出狂暴的劍意。

劍氣激盪數百米、劍氣籠罩之下,那種感覺令人窒息。

劍芒彷彿和天空黑雲接壤,雨水避之不及,化作蒸汽。

黑雲壓低,驚雷滾滾、大雨滂沱,整片天空變得昏沉起來。

雨中瀰漫著濃鬱的血腥味。

大批武者揮動著手中長刀利刃,利劍鋒芒、氣勢磅礴的巨拳,朝著同一個方向殺過去,人多勢眾,頗有排山倒海之大勢轟然而去。

而他們的目標是葉凡一人!

在這暴雨中,顯得更加洶湧、如同千軍萬馬逆襲而去。

即使對方澎湃如山海般的大勢,葉凡依舊不懼,一劍指蒼天,劍芒穿透雨水,彷彿和天空黑雲接壤。

無儘劍芒炸裂,驚雷炸起,彷彿和他的利劍之光相連。

恐怖的劍氣籠罩而下。

無數修為低下的武者已經感覺到一種窒息感、死亡危機瞬間傳遍全身。

就在眾人的殺勢近在眼前之際!

指著蒼穹的利劍斬落下來,一道無儘殺意垂直落下,帶著披靡無敵的劍芒垂落在人群中。

劍勢淩厲、劍芒破開一切,斬破所有的刀光劍影、巨大拳勢,紛紛被粉碎。

尖銳而帶著無儘殺意的劍芒依舊斬落。

“啊……”

“不……不要……”

“不可能……”

多少人被破了攻勢,發出驚恐的慘叫。

雙眼大瞪,卻隻能眼睜睜的看這兒利劍殺芒斬破自己的殺勢,將自己斬成兩邊。

血花迸濺、殘肢斷臂橫飛四方。

無數人驚恐的想要躲避,卻根本避不開恐怖的劍氣掠殺。

絕對的碾壓之勢!

恐怖的劍芒斬落人群,無數人被劈開、地麵還出現了一條長長的裂縫,觸目驚心。

血液流淌、混合著雨水滾滾而流。

就連丹勁武者也不例外,根本扛不住這一劍的威力。

人群邊緣的人被震飛,五臟六腑都被震盪得移位,雙眼充滿恐懼,充滿憤怒,充滿不甘,但又能如何!

葉凡站在原地,如同一尊殺神,眼中冇有絲毫的憐憫,有的隻是冷漠。

大批人倒在地上,有殘肢、有斷臂、有完整的人卻也重傷,唯一幸運的是站在邊緣的丹勁武者,尚且還有一戰之力,但也充滿恐懼。

“魔鬼……這人是魔鬼……”

“他究竟是什麼人?為什麼會這麼強……”

“太可怕了……”

開始有人想要爬著離開!

恐懼占據了內心。

這一劍震撼了在場所有人。

“這怎麼可能……”

鐘成震和田家高層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雙腿發軟、跌坐在地麵上。

他們彷彿看到了惡魔。

如此強勢的葉凡,不,他們是第一次見到如此強大的人。

即便是鐘成震作為六大二流家族之一的鐘家也未曾見識過這麼強大的人出手。

“鐘少,走,趕緊走……這葉凡根本就不是人,他是神……不,他是魔鬼……魔鬼……”

田家高層直接嚇尿,褲襠都濕了一片,站都站不穩,爬著走。

而此刻!

葉凡手持利劍,站在暴雨中,麵前出現了一道長長的地表裂縫,眼前無數的屍體、殘肢斷臂。

淡淡的掃視了一眼。

突然!

轉頭,看向三樓陽台。

鐘成震也被嚇尿了,褲襠直接濕了。

他可不想變成殘肢斷臂,滿臉的恐懼,原本還有點猶豫,這一刻,他心中隻有遠離這是非之地、這本子再也不願再見到葉凡。

“走……快走,把那兩個女人帶上,那是我們活命的籌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