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話一出。

大家頓時醒悟過來。

“我們怎麼忽略了這麼一個大問題,他一個農村來的,真的有一百萬嗎?”

“我現在嚴重懷疑,他就是想要空手套白狼,他根本冇有一百萬。”

很多人開始指著葉凡,質疑他空手套白狼。

葉凡拿出一張卡,遞給董老,說道:

“董老,我懶得跟他們廢話,這裡有一百萬整,你檢查一下。”

馬上就有人拿刷卡機過來。

輸入密碼,檢視餘額。

一百萬整!

不多一分,不少一分。

又引起小小的議論。

“我擦,現在農村人都這麼有錢了嗎?”

葉凡看向曾正陽,說道:

“意見你提的,我已經把一百萬交給董老保管了,你呢?”

曾正陽拿出一張卡,遞給董老。

董老刷了一下,說道:“隻有三十八萬。“

他再拿出第二張卡。

“十九萬。”

第三張卡。

“二十五萬。”

第四張卡……

八張卡才湊齊一百萬。

曾正陽額頭上已經出了不少細汗,表情也變得凝重起來。

董老把卡收好,說道:

“鬥醫正式開始。”

鬥醫需要用到病人,眼下的病人隻有這些大爺大媽。

作為裁判,三人挑選病情接近的病人進行PK。

三人都是金陵醫學界的權威醫生,經過尋找,選定兩個大媽,送到兩人的診桌中間。

西醫權威醫生施永昌看著兩人,說道:

“這兩位病情接近,你們一人選一個,選定方法有兩種,第一,自行選擇,第二,抽簽。”

曾正陽滿滿的自信,說道:

“我讓他先選。”

葉凡也不客氣,走過去,給兩人診脈,很快知曉兩人的病情。

不愧是權威醫生,兩人的病情確實是非常接近的,隨即選定其中一人,說道:“我選她!”

並請患者坐在自己的診桌前。

曾正陽也牽引自己的病人坐下,並且很熟練的診脈,檢查病人的身體,嘴裡說道:

“肝臟鬱結,氣流不順,胸口脹痛。”

伸手輕輕按壓病人的胸口各個部位,詢問道:

“這裡疼不疼?”

“疼……啊,醫生,你輕點。”

“這裡呢?”

“也有點疼……”

眾人看著曾正陽不斷檢查病人的身體,紛紛點頭。

他的手法不錯,而且非常嫻熟,尋找病人的病人也是冇錯的。

三位裁判讚許的點了點頭。

“中仁堂雖比不上賀家,但近些年來也是出現了不少醫術相當不錯的年輕人,曾正陽就是其中翹屬。”

“中仁堂也算是咱們金陵比較著名的中醫館之一,我上次去中仁堂三次,就把我的風濕病給治好了。”

“曾正陽可是年輕一代的翹屬,他出手肯定冇問題的,贏一個小小村醫,還不是易如反掌!”

“你們看,那村醫也在裝模作樣的詢問病人的情況,弄得跟真的似的。”

“……”

圍觀的醫生們紛紛看好曾正陽。

怎麼說,曾正陽也是金陵中醫界的名醫,小有名氣,年輕一輩除了賀家,他的名聲最響亮之一。

反觀葉凡那邊。

一個農村過來的,村裡的赤腳大夫,能有什麼本事。

他們纔不會相信葉凡的醫術能超過曾正陽。

“董老,你看好誰?”同為第一醫院的施永昌看向董建國,問道。

董建國看向正在施針的曾正陽,說道:

“曾醫生的診斷、施針方式都不錯,下針的手法也很老練,一看就是個常年施針的醫生,中仁堂的後生可畏啊,不過我看好葉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