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來吧,好久冇有這種酣致淋漓的感覺了。”

手持長刀、刀尖斜向下,踩著腳下的血水,衝過去。

血水濺起、跨過屍體、渾身氣勢瞬間暴漲,衝破雨水、彷彿化身殺戮之狂。

一瞬間!

周圍泛起一股無形的碾壓之大勢。

“什麼……這種該死的壓迫感……”

“為什麼……為什麼我跪在地上……他到底有多強?”

“冇想到我堂堂化勁初期,居然承受不住這該死的震懾力……我不甘……”

“……”

化勁以下,都受到了空前的壓迫感。

有的人直接趴在地上,七竅流血、耳膜破裂、痛不欲生;有人跪在地上,咬牙切齒、臉色蒼白如死灰、再也站不起來;還有人原地站立、感覺到莫大的壓力、寸步難行、隻能憑藉全力抵抗這該死的大勢。

化勁中期及以上還能衝過去,不過人數已經不多了,不過三十多人。

這一幕幕的突然出現,很多人都心底一涼,萬萬冇想到居然會如此。

一百多人,能殺上去的隻有三十多人。

葉凡如同狼入羊群,似乎癲狂、揮出一刀,刀芒狂霸、橫推向前、如泰山橫行、磅礴而霸道、無人能擋的大勢洶湧直前!

“殺!”

殺過來的三十多人冇有留手,皆爆發出最強的殺招。

巨拳、長劍、長槍、彎刀、長刀……各種武器都發揮到極致,三十多人也能形成一股巨大的氣勢。

特彆是那幾個丹勁中期的武者,他們的殺招最強,領導著其他人殺勢。

葉凡卻絲毫不在意,嘴角露出魔鬼般的詭笑。

長刀橫推!

霸道且野蠻,直麵殺來的殺勢。

嘭!

殺勢爆裂、三十多位武者同時驚恐、臉色蒼白到極點、想要後退,踩著腳下的血水接連退後。

腳下的屍體絆住兩個人的腳,踉蹌倒下。

噗噗……

葉凡的長刀揮出,直接斬首,兩顆腦袋脫離身軀。

“我欲化身魔神,殺儘一切敵!”

兩顆腦袋隻是開始。

那些被震懾住的低修為武者瑟瑟發抖,葉凡的長刀已經揮向他們。

說出這樣的話,更是直擊靈魂深處。

噗噗噗……

長刀不斷揮動、伴隨著雨水濺起鮮紅的血液、噴射向上空。

多少人驚恐想要逃離,可根本來不及,或者根本無法動彈,渾身發軟,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葉凡手中的長刀砍過來。

轟隆隆……

驚雷炸起,掩蓋了慘叫聲。

雨越下越大,葉凡手持長刀縱橫雨中,如同神魔劊子手,手起刀落、必有血液迸濺,殺儘這裡的一切敵人。

那三十多人殺過來,他也是冇有絲毫留情,手起刀落、直接砍殺。

此刻!

他如同惡魔、讓敵人血濺五步、大量的鮮血混合雨水流淌向遠方。

“葉凡……彆殺我……彆殺我……”

“葉凡,求求你,我願意當你身邊的一條狗,求求你放過我……”

“我錯了,葉大俠,我錯了,彆殺我……額……”

“前輩,葉前輩……啊……”

多少人在求饒,恐懼、看著身邊的人被殺,血都濺到自己的臉上。

那種來自靈魂的恐懼,哪還有什麼武者風骨、有的隻是求生的**。

可葉凡的身影如同鬼魅,直接無視所有求饒聲。

六十多人!

不到五分鐘,葉凡已經全部屠殺,無一生還。

停下腳步,站在磅礴大雨中,身上沾滿了敵人的鮮血,長刀的血液不斷滴落。

他的眼眸寒光令人毛骨悚然。

現在還有戰鬥力的有二十三位武者,但其中有八位身上負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