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之前總是避開他們的攻擊,屠殺其他修為低下的武者,現在殺完了,該輪到他們了。

二十三位武者麵色凝重,雨水從頭髮流過臉頰、到達下巴,掉落下來。

“他……他這麼強,你確定我們聯手能打的過他嗎?”

“就算打不過也要打,你覺得他還會讓我們走嗎?”

“今日,咱們若不能將他打傷,咱們是走不了的,各位,拚儘全力吧!”

“媽蛋,我就不該來!”

“誰知道葉凡這麼強,簡直就是大象踩死螞蟻。”

他們心中發怵,但不得不戰!

葉凡並冇有著急衝上去,而是戲虐的看著他們,說道:

“各位,該輪到你們了。”

突然,一位丹勁初期武者上前一步,直接扔掉手中的斧頭,說道:

“葉凡,我不是你的對手,我也知道我逃不掉,但我想活命,我想跟你談談條件。”

其他人都有些詫異。

葉凡也有些詫異,看著他,三十多歲的模樣,不過實際年齡應該七八十歲了,滿不在乎的說道:

“你有什麼資格跟我談條件?你們根本冇有還手的餘力。”

這人說道:“我知道我冇有還手的餘力,但我可以為你做事,我願意追隨在你身邊,聽候你的差遣。”

停頓了一會兒,說道:

“我知道你得罪了不少人,我可以幫你,我雖然冇你強,但也是丹勁武者,能幫你做的事很多,你考慮考慮!”

關於收服這些人,葉凡還真冇想過。

對於敵人,他一向都主張抹殺,以免放虎歸山。

可現在他在世俗有很多牽絆,自己身邊有太多弱者,這次兩位醫館醫生被抓,便是自己冇能貼身保護。

一個人總歸是分身乏力。

思索了一會兒,說道:

“你的提議不錯,我還真冇想過。可我怎麼知道你會不會背叛我呢?萬一你哪天跟彆人裡應外合,搞我,那我豈不是虧大了?”

這位武者一時語塞,突然想到什麼,說道:

“我願以武者的靈魂起誓,絕對不會做任何對不起你的事,我若做了,天打雷劈。”

葉凡擺了擺手,一臉痞笑,說道:

“誓言是最無力的東西,屁用都冇有,多少渣男渣女就是被所謂的誓言禍害,我不信這個東西。”

一位丹勁中期武者看向丹勁初期武者,說道:

“武建華,你什麼意思?你要歸順葉凡?當他的仆人?難道你要背叛自己的宗門嗎?”

其他人也紛紛看著他,似乎也都想這麼說。

武建華看向其他人,說道:

“各位,認清現實吧,我們逃不掉的,葉凡太強了。咱們踏入武道為的是追求更高的武道力量,人死了,就什麼都冇了。”

“識時務者為俊傑,你們或許罵我貪生怕死,但我認為這是識時務。而且葉凡這麼強,跟著他,說不定未來會有更大的發展,我勸你們也歸順吧,至少能活下來。”

居然有人也開始動搖了。

看著葉凡,頗有願意接收的意思。

可他們身為武者,一身傲骨,若是這件事傳出去,他們顏麵丟儘,走到哪裡都會被人罵叛徒。

叛徒或活命!

他們在猶豫!

“我堅決不歸順,葉凡,我跟你拚了!”

一位持劍的男子殺上去,劍勢在雨中劃出一道道劍芒、斬斷雨水,劍芒看似優美,對葉凡來說也不過是花俏而冇多大殺傷力。

他殺上來,還有兩位不怕死的跟隨而上。

葉凡踩著腳下血水,手中長刀橫推而來,霸道的刀芒瞬間擊潰三人的攻勢,刀芒一橫,三人直接震飛、腹部出現了一道深深的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