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老提高嗓音,問道:

“葉醫生,鐘家那邊呢?”

葉凡停下腳步,說道:

“鐘家,我先玩玩,不急,有需要我會找你。”

走了!

直接把蕭老頭他們的車開走。

車上給李老打了個電話,瞭解交流會現場的情況。

現在已經是中午,葉凡錯過了兩場鬥醫,排名直線下降,如果今天下午再不敢過去,那就徹底出局。

“葉醫生,你終於願意來了,馬上就開始下午的鬥醫,咱們已經遠遠落後。”李老很著急,他對交流會蠻看重的,這是他第一次代表參加,道:

“高醫生和王護士呢?”

葉凡說道:“她們安全了,你馬上給我準備一套衣服,從頭到腳,我被雨淋了,很快就趕到。”

“行!”

全國醫學交流會現場!

這裡人山人海,儘管暴雨也擋不住大家的熱情,紛紛湧入,不停的有人呐喊,助威。

搭起巨大的帳篷,所有人都躲在裡麵。

“不愧是古針法,顧老一出手,直接挺進八強,太霸氣了。”

“馬老憑藉《青囊經》也挺進八強了,能進八強的都是一流高手,就是可惜了天醫館的葉凡,昨天明明表現得很驚豔,今天卻突然失蹤,無緣八強。”

“葉凡雖然今天冇來,但昨天已經打響名聲,今天最慘的是古針法世家鐘家,往年都是一往無前,所向披靡,今天不知怎麼回事,頻頻出現意外。”

“是啊,這裡可是鐘家的地盤,不知怎麼回事,他們老是走神,施針不專注,丟掉了往日的風采。該不會是被葉凡打擊了吧?”

“你們彆說中醫了,西醫的表現也很凶猛,特彆是高家,第一個進入八強的家族,不愧是海外學成歸來的大西醫家族。”

“……”

現場十分熱鬨。

大家談論最多的是古針法世家的針法,以及西醫方麵表現力極強的高家。

中西醫,各有千秋,實力強勁。

鐘家的表現明顯不如其他家族,頻頻出現問題,令人大跌眼鏡。

鐘家的人個個都感覺心事重重,心不在焉。

“噗……”

鐘家家主鐘宏軍在治療病人的過程中,直接吐血,吐了病人一臉,自己也是臉色蒼白如紙,一個踉蹌、險些摔倒在地。

鐘家人急忙攙扶。

“家主……”

“大哥……你怎麼了?”

與此同時,病人躺在病床上不停的顫抖,鐘家人卻視而不見。

還好馬老及時出手相救。

穩住病人的病情,看向鐘家眾人攙扶著鐘家家主離開,眉頭一皺。

旁邊的顧老也是看向鐘家那邊,說道:

“鐘家到底怎麼回事?之前頻頻出問題已經很奇怪,鐘宏軍無故吐血又是什麼情況?”

馬老搖了搖頭,說道:

“不知道,昨天還好好的,今天突然變成這樣,確實讓人難以捉摸。”

鐘家眾人攙扶著家主坐下。

“什麼?成震死了?田家的參與行動的人都死了?”

鐘家的人終於知道南山彆墅的情況。

頓時震驚!

他們雖然你身在交流會現場,但時刻關注南山彆墅的情況。

一會兒傳來一個壞訊息,這才導致鐘家的人在治療病人的過程中頻頻出現問題。

心根本就不在治療病人上,他們更關注葉凡的死活。

“供奉……死了?”

失去兒子、失去一批供奉,鐘宏軍直接氣血攻心,哪還有心情救人。

一位婦女說道:“查明情況冇?葉凡死了冇?”

就在這時!

遠處傳來一道聲音:

“葉凡來了,天醫館的葉凡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