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山村一夫已經滿頭大汗,但他並冇有停下來的意思,撚動銀針,驅除毒素。

葉凡很平靜、幾乎冇有汗珠,神情已經放鬆了不少。

又過去十五分鐘!

山村一夫已經治療結束,他的病人直接坐起來,看起來臉色和正常人無異。

“這……不愧是國手,病人直接坐起來了。”

“這纔是古針法的真正威力嗎?”

多少人驚歎不已!

山村一夫很得意的說道:“你可以下來走走!”

病人在彆人的攙扶下,居然下地走動了。

又引來一片驚呼!

“葉凡輸了,唉,太可惜了。”

“葉凡還是太年輕了,挑戰國手,這種事可不是一般人能乾的,人家能成為國手,肯定是站在一個國家的頂端。”

“年輕人就是爭強好勝,就是不知道經此挫敗,他會不會徹底頹廢下去,很多人自信心被打擊,一輩子再也無法重新站起來。”

“葉凡,雖然你是華夏人,但我還是想說,你不該挑戰國手。”

“……”

看到山村一夫的病人都可以下地走路,很多華夏人不得不麵對現實。

山村一夫嘴角得意,聽著周圍人傳來的讚揚,他喜歡這種感覺,這是他用實力贏得的榮耀,非常有成就感。

一位白人醫生說道:“山村一夫先生,果然名不虛傳,今天讓我非常震驚、你的醫術太神奇了,我在這兒邀請你去我國進行醫術交流。”

山村一夫露出淡淡的笑容,說道:

“這還不是我全部的實力,我是不想太打擊華夏年輕人的信心。交流之事,咱們今晚聊。”

白人醫生說道:“走,咱們去看看華夏年輕人……”

山村一夫有幾分不屑的說道:“不需要看,他輸定了!”

突然,身後傳來葉凡的聲音:

“山村一夫醫生這麼自信嗎?”

葉凡一句話,惹得山村一夫回頭。

他這一回頭,發現站在葉凡背後的一群人都盯著他看,眼神充滿了鄙視。

看了葉凡治療的人,都知道葉凡的厲害,特彆是旁邊還有一些老中醫不斷解說,加上本是同為華夏人。

那種骨子裡的驕傲、對葉凡的自信心,油然而生。

搞得山村一夫有些懵,說道:

“華夏醫生,我看過你昨天施展的古針法,確實有點本事,但還不足以在我麵前叫囂,你要承認,年齡和經驗擺在這兒,你彆怕輸,敗在我手上,你應該感到榮幸!”

葉凡笑了,說道:

“還真是倚老賣老啊,年齡和經驗不代表全部,我泱泱華夏,人才濟濟,我不過是普通大眾的一員,能碾壓你的大有人在,我隻是鬥膽一戰,卻發現你連我都贏不了。”

轉身,輕輕擺手。

身後眾人讓出一條道,直到病人所處的位置。

山村一夫等人看過去。

頓時驚愕!

葉凡的病人已經在獨自吃飯,絲毫看不出曾經是個病人,狼吞虎嚥,彷彿餓了三天三夜,一點事兒都冇有。

“這……哪位是他的病人?”

山村一夫走過去,有些急促,看著正在吃飯的人,難以置信、臉色瞬間蒼白,說道:

“你……八嘎,你怎麼……”

目光看向旁邊的華夏人,個個都高高的抬起頭顱、昂首挺胸,充滿自信,看著他像是看著一隻猴子。

“八嘎,不可能的……”

之前觀看山村一夫治療的五位國外醫生也紛紛過去。

之前還在為山村一夫祝賀,現在啞口無言,不敢相信的看著眼前的這一幕。

“這位是他的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