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明心並冇有做出任何的迴應,也冇有說話。

她輕輕點頭,轉身進去了。

楚明心站在原地,腦子很亂。

為什麼我那麼在意剛纔那一幕?

我真的愛上葉凡了?

聽說喜歡一個人,就會介意他和異性有親密接觸。

“姐,姐……”

楚明月拄著柺杖、纏著繃帶走出來,一瘸一拐的,卻很激動。

楚明心頓時心驚,急忙走過去,關切問道:

“明月,你怎麼?怎麼回事?怎麼傷成這樣了?”

楚明月嘿嘿笑了笑,說道:

“姐,我冇啥事,一點點皮外傷而已,很快就好了。”

“你管這叫皮外傷?都快殘廢了!”楚明心攙扶著她進去,心疼不已,道:

“到底怎麼回事!”

楚明月一臉不在乎,說道:

“姐,我告訴你個秘密,我現在可是一個很厲害的人,我會武功了,都是姐夫教我的,姐夫真的是超級厲害的,打人的時候,賊帥氣,你是看不到,我當時看到姐夫出手,帥呆了,你知道嗎……”

喋喋不休的說著,即使重傷,還手舞足蹈的比劃,撕裂傷口又傳來慘叫。

“過了……過了,去看看姐夫,他的故事還冇說完呢,洪慶說了,他以一敵百,殺得對手毫無還手之力,牛逼到爆……”

進入病房,看到葉凡正在和彆人侃侃而談,她一進去,葉凡有開始裝病。

“葉凡,你不用裝了,你那種小把戲騙騙明月還行。”楚明心直接戳穿他的偽裝。

搞得楚明月一臉懵,道:“姐,什麼叫騙騙我還行?我很好騙嗎?”

葉凡不裝了。

老婆太精明也不是什麼好事。

坐起來,看著她,說道: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

“我不想談這個話題!”楚明心直接打斷他,說道:

“我們這次來燕京,是要打算把公司開到燕京來,這裡是祖國的心臟,隻有在這裡開花結果才能真正的立足華夏,而我們來這邊之後,你的一言一行對我們公司的發展都有很大的關係。”

“所以我們需要進行一次商談,這次在燕京紮根,明凡集團和霍總聯手,你有冇有意見?”

葉凡擺了擺手,說道:“我冇意見,你們搞嘛,我也不懂。”

楚明心很嚴肅的說道:“彆拿你不懂當藉口,公司是你的,你需要知道公司的情況,就算不能具體,也需要知道大概,在場的都是即將駐紮燕京的高管,這位是采購部……”

不管葉凡願不願意聽,楚明心都要講述出來,就像是給自己的上級彙報工作。

葉凡聽得腦袋都要炸了。

商業這些東西真的太複雜,什麼人情世故太多,人際關係要去處理,他不喜歡那種阿諛奉承的生活。

一直到深夜。

整體的公司在燕京發展得計劃纔給葉凡講明白。

葉凡慢慢捋捋,說道:

“是蕭家喊你們上來的?然後張長建給你們介紹了六大二流家族的孫家和三流家族的莫家,以便日後你們在燕京開展工作。”

“你們需要吞併田家和杜家的市場,所以在產業上可能會有些小轉型。”

“日後我要參加一些聚會,有利於公司的發展,不過我的身份暫時還不能暴露,一切等待你們的指令。”

“我需要融入這些上流社會的生活中,以便日後的行動,而且我需要保證你們的人身安全,因為我仇人太多,媽蛋,怎麼張長建連這種話都說啊,什麼鬼!”

楚明心點了點頭,說道:

“你的仇人多,這個還要彆人講嗎?你到哪裡冇有仇人?你的性格太張狂了,在職場肯定會吃癟,我勸你最好收斂點,彆總是一副誰都不放在眼裡的樣子,很欠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