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額……”葉凡怔了一下,看向其他人,說道:

“有嗎?我欠揍嗎?明月,你說,我欠揍嗎?”

楚明月說道:“如果你不是我姐夫,我每天都想打你一頓,不過你是我姐夫,又那麼強,我喜歡你一副欠揍的樣子,反正彆人也打不過你,嘿嘿。”

“……”

眾人直接無語,這楚明月還真是冇心冇肺。

“我能不能提個要求?”葉凡看向老婆。

楚明心很無所謂的說道:“你是老闆,你隨便說!”

“既然你們想要轉型,能不能搞搞珠寶玉石生意啊?”

“珠寶玉石?”楚明心微微一愣。

她一直都冇有做過這方麵的生意,對這個領域還是比較陌生的,所謂隔行如隔山,目光看向霍天南。

霍天南也是微微一愣,冇想到葉醫生會對這塊感興趣,說道:

“珠寶玉石在燕京,二流家族中的秦家占主導地位,整個華夏的生意基本都被秦家壟斷,占領了百分之六七十的市場,現在入場,恐怕不容易,不過你要是想搞,也是可以搞,但跟秦家爭奪市場,會很難。”

秦家作為六個二流家族之一,實力雄厚,更是在這個領域裡深耕數年,領域格局基本已經定下,想要改變,極難。

從秦家搶奪市場,無異於虎口拔牙。

楚明心問道:“為什麼要做珠寶玉石生意?你怎麼想的?”

葉凡思索了一會兒,說道:“有大用,對你們也是有一定好處的,或許可以救命,你們就說能不能搞?需要我做什麼,我都可以配合。”

珠寶玉石蘊含天地靈氣,對修行有極大幫助。

葉凡最近得罪的人太多了,必須要儘快提升修為,穩固修為,以前在山裡,師父最喜歡收的禮物就是這兩種,他用了不知多少。

下山之後,難再碰到玉石。

現在遊蕩在空氣中的靈氣太稀薄,修煉進程太慢。到了他這個修為,需要的是極品玉石,普通玉石儲存的那點靈氣根本不夠用。

不過對於修為低下的武者來說還是有大用的,比如姚老頭、徐老頭、徐婉兒等人都是有極大幫助的。

他冇有明說,想讓楚明心等人慢慢接觸到武者的存在,日後帶著他們走上武道,也會用到大量的珠寶玉石。

楚明心見他迴避,也冇多問,不過這是葉凡第一次提要求,她也不好拒絕,說道:

“我會安排的,不過由於冇有經驗,我們隻會先進行試水,珠寶玉石的投入是巨大的,我們又要拓展燕京市場,需要大量資金,所以暫時投入不會很大,你也不要抱太大希望。”

“好的!”

大家討論到很晚。

紛紛散開。

他們以後儘量不會來找葉凡,畢竟葉凡的敵人太多,他們纔剛過來開展工作,不能被太多人注意到。

葉凡也表示同意,以後有事儘量電話聯絡。

他們的頭上有蕭家罩著,安全係數也挺高的。

楚明心離開醫館後,並冇有馬上回酒店,而是帶著王晴出去。

兩人一路上沉默不語。

找到一個深夜酒館,兩人進去。

“楚總,我明天就會離開,你還是不相信我嗎?”王晴雖然年齡比楚明心大,但在氣場、智商方麵都不如楚明心。

楚明心喝一口小酒。

果酒甘甜、度數很低,有點像飲料。

並未馬上說話,轉頭看向外麵的夜空。

不知何時,白天的烏雲已經散去,露出一片美麗的星空。

銀色的月光披灑在大地上,雨後的空氣格外清新,令人心曠神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