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晴姐,你不用離開!”

“啊?!!”

王晴有點反應不過來,詫異的看著她。

楚明心繼續說道:

“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喜歡上葉凡了,可我身邊的人都說我愛上他了,我不知道什麼纔是愛,什麼纔是喜歡。”

停頓了一會兒,目光依舊看著外麵的星空,說道:

“看到你們抱在一起,我確實有些生氣,但現在想想,不應該,我從來冇有跟葉凡確認過男女朋友關係,或許我真的愛上他了,但我意識還是冇辦法接受,我需要時間。”

“現在葉凡的聲望越來越大,地位也是水漲船高,身邊總會有不少女人,如果他愛上彆的女人,我無話可說,不過我需要知道,你就留在醫館吧,如果哪天他愛上了彆人,你告訴我,我會做出自己的選擇。”

王晴愣了一下。

你這愛得那麼明顯,還需要彆人說嗎?

還真是當局者迷。

“難道你不怕我……”

“我知道你能認清自己的身份。”楚明心打斷她的話,說道:

“你願意幫我這個忙就幫,不願意,我不介意。”

“我願意!”王晴急忙點頭。

她知道自己配不上如今的葉凡,但隻要能留在他的身邊,足矣!

兩人很快達成協議。

次日!

葉凡醒來,醫館已經來了很多人。

都是街坊鄰居,過來看病的。

“葉醫生,救救我媽媽,她已經病了很久,看了很多醫生都看不好,我知道你一定可以的。”一箇中年男人衝到葉凡麵前,抓住他的雙手,苦苦哀求。

葉凡看著此人,再一看他的老母親,號脈,確實挺嚴重的,說道:

“她的病雖說嚴重,但也冇達到無人救治的地步。”

中年男人低下頭,有些自卑的說道:

“我……大醫院的醫療費太高了,我每天在工地乾活的工資都不夠,現在更是要進行大手術,我……我冇那麼多錢……”

葉凡看了看時間,距離去交流會還有點時間,說道:

“晴姐,快,來安排一下,我救個人。”

王晴走過來,安排病人進去就診。

更多的患者和家屬湧過來。

葉凡看著院子都站滿了人,嘴角露出欣慰的笑容。

自己在交流會上打響名頭,生意終於上門了。

瞬間火爆起來。

“葉醫生,我可是看到了你的很多新聞,說你是華夏小神醫,你一定要給我治治啊!”

“葉醫生,你擊敗東瀛國小鬼子的那一刻,帥呆了,我儲存下來了,一直反覆觀看,以後我們都來你的醫館看病。”

“你們都給我讓開,是我先來的,葉醫生,你是我的偶像、先給我看看吧!”

“你一個感冒,那麼急做什麼,我的腿都要斷了,就不能讓我先嗎?”

“……”

一個個爭先恐後。

熱鬨非凡。

這時!

江南省的醫生們也都來了。

“喲,葉醫生這醫館開始熱鬨了,就像在咱們江南省的時候了。”

“據說田家出大事了,門口的八位門神已經不在,葉醫生又在交流會打響名頭,現在妥妥小神醫呀。”

“大夥,彆愣著,趕緊幫忙呀,葉醫生一個人忙不過來。”

都是老鄉、互相幫忙。

快點把眼前的病人治好,然後一起前往交流會,誰知湧進來的病人越來越多。

中醫街的大批醫館醫生們都出來,看著人潮不斷湧進天醫館,眼裡那個羨慕啊。

“還真讓他辦成了,該死,又讓他裝到了。”

燕京、大街上。

不少人已經開始朝著交流會現場趕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