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個醫生,居然能影響到自己家族的地位?

怎麼也想不通。

孫思瑩看他的表情,有點好笑,說道:

“你應該知道田家和杜家的事吧?”

“知道……”突然他不說話了,看向葉凡,整個人驚愕了,道:

“他……你是說他做的?”

孫思瑩笑笑不說話,表示默認。

“可是他……他一個外來的醫生……”突然意識到什麼,不再說下去了。

這葉凡背後有高人!

孫思瑩掃視交流會現場,說道:

“爸,葉凡到現在都還冇來,會不會出什麼意外了?”

昨天葉凡也是上午出現了意外,缺席上午的交流會,她現在有多擔心也是可以理解的。

莫德標說道:“不用擔心,他還在醫館,這兩天,他以驚人的古針法震驚全國,很多人都跑去天醫館找他看病了。”

孫思瑩眉頭一皺,說道:

“難道他不知道交流會的事更重要嗎?為一時得利丟掉更大的蛋糕可不是明智的選擇。”

孫天磊說道:“他應該有自己的打算,咱們先等著。”

交流會即將開始!

葉凡還未到場,江南省的醫生一個都冇到。

“這又是什麼情況?”王玲玲直接無語,看著江南省醫療團隊的位置空蕩蕩,馬上給葉凡打電話過去。

無人接聽。

又給李老打過去,這才瞭解到情況,直接無語。

“今天是冠軍爭奪賽,葉凡不能撿了芝麻丟了西瓜呀,趕緊讓他過來。”

“唉,我們也在勸他,可這邊病人太多,他不願意去,有些病人的情況挺嚴重的,他想要親自治療,確保萬無一失,現在輪到他了嗎?”

“還冇輪到,不過已經開始鬥醫了。”

“好,我們再勸勸他。”

馬老走過來,問道:“玲玲,什麼情況?”

王玲玲把情況一說。

馬老也有些無語,說道:

“那個東瀛國的西醫已經對蘇家出手,蘇老爺子恐怕不敵。”

王玲玲看了一眼名單,說道:

“這些國外醫生是要集體對咱們華夏醫生開戰啊,以前國外代表團都冇有這樣過的啊,今年怎麼回事。”

馬老說道:“應該是昨晚他們回去一起商議,達成某種協議,一致打壓咱們華夏醫生,我們這些老頭子、老婆子雖然可以一戰,但我們的古針法終究是殘缺的,為了以防萬一,葉凡出手會更有保證。”

王玲玲猶豫了片刻,說道:

“我去把他綁過來!”

直接衝出人群,開車前往天醫館。

一路飆車,來到天醫館。

她整個人呆住了。

人都擠滿了,院子已經裝不下人,都站在外麵來了。

旁邊還有大批醫館,可這些病人就認定天醫館,認定葉凡。

她好不容易擠進去。

看到葉凡同時治療五個人,忙得不可開交。

江南省的其他醫生也都在這裡幫忙,各個都忙得很。

“葉凡,你乾嘛不去交流會啊?”王玲玲走過去,大聲質問,說道:

“交流會發生大事了!”

葉凡很無所謂的說道:“能有什麼大事啊,你們這麼多古針法世家在,少我一個也冇什麼。”

葉凡參加交流會的目的就是為了給醫館招攬生意。

如今目的達到了,得不到冠軍,他很無所謂。

“國外七位醫生紛紛下場,他們可都是國手,針對咱們華夏武者,我們這些古針法世家擁有的都是殘缺的針譜,隻有你擁有完整的。你難道要看咱們華夏醫生被那些醫生壓咱們一頭嗎?”

“而且那個東瀛國西醫點名要挑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