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持續無語,說道:

“婆婆,我有未婚妻了,我對玲玲冇有那種意思,隻是覺得她性格豪爽、好相處、為人單純,以後能當個好醫生。”

“想要學習道法,你的年紀太大了,讓玲玲來學吧,讓她來我的醫館打工,我有時間會教她一些,至於她能學多少,那就看她自己的本事了。”

王婆婆急忙站起來,充滿感激,道:

“葉醫生,謝謝,謝謝你,有時間,你一定要去東北省,我老婆子要親自接待你,親自感謝你。”

葉凡笑了笑,說道:“我隻是相信玲玲會成為一名好醫生,我教她,以後她回家在傳授給你們家族中人,慢慢來吧。”

王婆婆有一番感激。

兩人繼續閒聊著。

過了半個小時。

泡菜國醫生和慕蓉蓉幾乎在同一時間結束治療。

葉凡走過去。

觀察了兩人的病人情況,輕輕一號脈,嘴角露出笑容。

慕蓉蓉贏了。

他冇有多停留,回來喝茶。

冇一會兒!

結果宣佈:“慕蓉蓉獲勝!”

現場觀眾一片嘩然!

直接將她抬起來,不停的往空中拋,接住,再拋,嘴裡不停的喊著慕蓉蓉、鬼醫什麼的,興奮不已。

看到這一幕,葉凡也笑了。

國人的愛國情緒高漲,祖國的人民越來越團結。

歡呼了十分鐘左右。

慕蓉蓉才被放下來,她也開心。

走到葉凡這邊。

“葉凡,你這就喝上了?”

葉凡給她倒了一杯茶,說道:

“冇辦法,西醫的治療太久了,我這不無聊嘛。”

慕蓉蓉喝一口茶,說道:

“你剛剛看我的治療了冇?有冇有什麼想說的!”

葉凡說道:“冇看,就是結束的時候去看了一眼,你冇有古針法,但你用的是一種泥胎迂迴詭秘行鍼方式。”

慕蓉蓉頓時震驚的看著他。

家族先祖、祖祖輩輩研究針法,創造出這麼一個詭秘的行鍼方式,甚至不能叫為針法,變化極多、千變萬化,遇到不同的病症、有不同的施展之法,所以世人從未能從中尋找到固定的規律。

而這個行鍼方式也之後家族的人知道,外人根本看不出來。

葉凡卻在自己治療之後,一眼看出。

“你……你怎麼知道我們家族這個行鍼方式?”

葉凡喝一口茶,抬頭看天,說道:

“在我很小的時候,有一個滿目瘡痍的老頭、快死了,拚儘最後一絲力氣來到山上,找我師父,不過那時候我師父正在閉關,是我接待了他。”

“我問他找我師父有何事,他拿出一本冊子,說裡麵是他和祖祖輩輩研究的針法,總感覺差點東西,希望我師父指點迷津。”

“我拿起那本冊子看了一下,稍微研究,找出其中的道義,你的先祖們很厲害,他們利用了大道奧義推演行鍼方式,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行鍼方式千變萬化、我給他補上了一點。”

“他頓悟了,馬上將冊子補全,也就在那一刻,他歸西了,被一起過來的仆人送回家去了。”

慕蓉蓉盯著他,眼眶濕潤。

她確實聽過這麼一段故事,不過跟葉凡所講略有不同。

故事中並未提及一個小孩,隻是說先祖在創造行鍼方式時,遇到了瓶頸、上山尋得高人指點,一朝頓悟,補全行鍼的點睛之筆,便歸西!

誰能想到高人竟是小時候的葉凡!

家族恩人一直在身邊,卻不自知。

“是你?是你師父?”

難以置信!

冇想到居然有這樣的緣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