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醫生,會不會是鐘家啊?”馬老猜疑,思索了一會兒,說道:

“從我們到燕京的第一天,鐘家就處處針對你,這次的交流會上,鐘家出現各種意外,節節敗退,名譽也是一落千丈,不會是他們報複你吧?”

葉凡笑了笑,喝一口茶,說道:

“我相信警察叔叔會給我一個解釋的,他們會查明真相的,咱們就彆操心這些了。”

嘴上這麼說,但他心裡已經有寒意。

不管是誰,都要付出代價。

背後指使之人一定會隱藏在人群中,目光掃視,各大家族都有代表過來,不過並未看出異樣。

不對!

孫家、莫家有點緊張。

應該不是,他們知道自己和蕭家的關係,不會出手。

而其他家族並無異樣。

眼前這些傢夥還在不停的猜測,葉凡隻能先應付他們。

評委走過來,堅定的說道:

“葉醫生,實在抱歉,這是我們的問題,關於你的安全,我們一定會加強的,特意給你安排了兩位安保人員貼身保護,不會讓這樣的事再次發生。”

“彆慌,你的一絲緊張都會被武者身份的葉凡注意到,坐好!”魯純陽壓低聲音,一隻手搭在杜家人的肩膀上。

他們失手了。

杜家人有點慌,不過很快平靜下來,說道:

“他居然能在空中翻滾,現在我們失手了,怎麼辦?”

魯純陽說道:“馬上安排所有人撤離,機會隻有一次,不會有第二次。”

敵人已經警惕,第二次暴露的可能性極大,他不敢冒這個險。

杜家人趕緊拿出手機,發送簡訊。

混在人群中的十幾個人悄然離去。

魯純陽說道:“我們還有機會,不要怕,隻要他身在燕京,咱們就可以製造其他機會,等著吧。”

杜家人說道:“那咱們先離開?”

“不可,現在離開會被懷疑,等到交流會結束,一起走。”

“好!”

沉默了一會兒,魯純陽嘴角一揚,說道:

“我有一計,我要以結交的方式接近葉凡,讓他成為我魯家的禦用醫生,唯有接近纔有更多的機會出手。”

以身冒險,這是一步險棋,但也是機會極大。

到時候掌握主動權,更能製造對自己有利的機會。

同樣坐在人群中的孫家和莫家有些緊張。

“這……這些人是瘋了嗎?在這種場合對葉醫生出手!”莫德標臉上有些憤怒和驚慌。

孫天磊的目光掃視各大家族,說道:

“有些人是狗急跳牆了,葉凡可是武者,這種世俗之人就像偷襲,不可能成功的。我現在擔心的是楚明心、霍天南他們的安危。”

莫德標趕緊拿出手機,說道:

“我馬上安排人保護他們的安全,絕對不能在這個節骨眼上出問題。”

馬上撥打電話,安排!

蕭家交代的事,他們不敢有半點怠慢。

“爸,你覺得會是哪個家族呢?”孫思瑩隨口問了一句。

孫天磊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可能性很多,鐘家、杜家、田家、也有可能是魯家。”

孫思瑩眉頭微微一皺,說道:

“魯家?六大二流家族之一,庇護杜家,為杜家出頭?”

“嗯!”孫天磊點了點頭,說道:

“南山彆墅一戰,杜家損失很多供奉,家族不少人被逮捕,也是岌岌可危,這個時候請魯家出手,一點都不奇怪,而且敢在這裡動手,杜家估計還冇這個膽量。”

孫思瑩沉默了。

事情越來越複雜,葉凡的仇人有點多。

鬥醫現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