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有了一些領悟。

終於葉凡結束了治療。

轉身走向白人醫生傑弗裡·賈斯丁那邊,看到他正在進行手術,很多西醫都在觀摩,神情非常專注。

病人屬於麻醉狀態,醫生手持手術刀刀刀切割,手法嫻熟。

“你結束了?”

慕蓉蓉來到他的身邊,很顯然她那邊也結束了。

“你不去看看你的對手,你來看我的對手?”葉凡看著她,很隨意的說道。

慕蓉蓉笑了笑,說道:

“剛去看了一眼,還以為泡菜國的西醫有多厲害,不過如此,我贏定了。”

葉凡笑了笑,說道:

“女鬼醫,等會兒彆被打臉。”

慕蓉蓉瞪了他一眼,說道:“你不相信姐姐?”

“不敢!”葉凡轉身,走向江南省醫療團隊的位置,說道:

“要論西醫,傑弗裡·賈斯丁確實很不錯,已經達到了相對罕見的地步,不過相對於中醫而言,還是略差一點。”

慕蓉蓉跟在他的身後,疑惑的問道:“你懂西醫?”

葉凡說道:“我有說過我不懂西醫嗎?”

“你真懂西醫?”

“略懂一點。”

“真的假的?”

“假的!”

“你能不能正經點!”

兩人來到座位,坐下。

葉凡喝了口茶,說道:

“我懂不懂西醫,重要嗎?醫術是用來治病救人的,隻不過方法不同、效果不同、西醫以科學的方式救人,有緊急效果,中醫利用人體陰陽等更多的自然因素,進行根治,西醫治標、中醫治本,而中醫普遍需要的療效長、不被大眾所接受。”

“現在是快節奏社會、人人都在追求速效,卻看不到長遠的效益,中醫的落寞,也是跟時代有關。”

慕蓉蓉看著他一臉痞壞的臉卻能說出這番話,還有些詫異的,說道:

“冇想到看你總是一副滿不在乎、拽拽的樣子,冇想到居然還能說出這樣的話來。”

“很驚訝嗎?”

“嗯!”

“那是你還不夠瞭解我。”

“還想要怎麼瞭解?把你給解刨嗎?”

兩人開著玩笑,閒聊著。

西醫的手術稍慢一些,大家也都願意等待。

就在這時!

魯家魯純陽走過來了,來到葉凡麵前,很客氣的說道:

“葉醫生,你好,我叫魯純陽、來自二流家族魯家。”

葉凡看了一眼,並未說話。

慕蓉蓉也看了一眼,想到了什麼,並未說話。

他繼續說道:“今天看到葉醫生大戰國外醫生、展現了驚豔的針法、魯某內心極為震撼、身為華夏兒女,也深深感到自豪,葉醫生的家國情懷、令在下佩服……”

葉凡見他語速減慢,就要停下,急忙提醒道:

“繼續誇,我喜歡聽!”

“……”魯純陽頓時有些無語。

這人還真是一點都不謙虛,說道:

“葉醫生放眼華夏,也是一流高手,當屬國手,甚至超越國手,即使在國際,也有壓倒一片的絕對實力,眼前這些醫生更是不用說了……”

慕蓉蓉實在聽不下去了,你這恭維的太明顯了,說道:

“魯總,你說的我都起雞皮疙瘩了,你還是直奔主題吧。”

“葉凡,你還一臉享受的樣子,人家就是在恭維你而已,你還當真了?”

葉凡笑了,說道:“我知道恭維,但我喜歡聽,反正又不要錢,心裡還能舒服,讓他說唄。”

“我魯純陽在此代表魯家,邀請葉醫生成為家族的禦用醫生,月薪五十萬,如若我家族中有人需要醫治,便會邀請葉醫生到家族診治,如果冇有需要,我們也不會乾涉葉醫生的生活,此外,我們也可以為葉醫生提供一些幫助,比如幫您的醫館在燕京發展壯大,就像之前田家對您的醫館那種為難,更是不會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