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我相信你不是那種被美色誘惑的人,再說了,就秦傾城這風情萬種的樣,不知有過多少男人,你也不會感興趣的吧?”

秦傾城吐出性感的舌頭,粉紅粉紅的,輕舔下嘴唇,魅惑到極致,雙眼直勾勾的盯著葉凡。

葉凡簡直要受不了了。

這女人太會撩了。

趕緊和慕蓉蓉換個位置。

慕蓉蓉對她有種咬牙切齒,不過葉凡跟她換位置,讓她心裡舒服了不少。

秦傾城不願跟慕蓉蓉挨在一起,直接坐到對麵去了。

葉凡終於感覺到氣氛不那麼曖昧,稍微正常點,說道:

“成為你們家族禦醫,我有其他條件!”

秦傾城一點都不一樣,拿起眼前的紅酒,優雅的喝了一口,輕輕放下,雙眼又直勾勾的盯著葉凡,說道:

“你說!”

葉凡說道:“我聽說你們秦家包攬華夏大部分的珠寶玉石生意,我最近向搞搞這行,我需要你們提供幫助。”

秦傾城稍微停頓了一下,歎了口氣,有些失落,說道:

“唉,我還以為是我的美貌吸引了你,原來葉醫生對人家不感興趣,人家好傷心,就在剛剛,心呯的一下,碎了。”

葉凡並不接話,任由她在那兒拋媚眼。

她隻好繼續說道:“葉醫生,你提的要求也不是不能答應,隻是我覺得冇必要,你成為我秦家禦醫,你想要什麼珠寶玉石,直接跟我說,我送你就是了,還要自己經營,多麻煩呀。”

說罷,從手腕裡摘下一個手環,遞過來,說道:

“這是我奶奶給我的定情祖傳手鐲,說隻要我看上了哪個男人,就將此手鐲送給他,價值連城,更珍貴的是其中的含義,我現在送你,如何?”

葉凡拿過手鐲,稍微感應一下。

頓時愣住了,內心有些狂喜。

裡麵蘊含的靈氣極為濃鬱,即使是對他也是有莫大的幫助,更彆提對修為低下的武者們。

“既然你相贈,那我就不客氣了。”

直接裝進口袋。

秦傾城愣了一下。

他冇想到葉凡居然真的拿走了。

還特意說是定情信物,就是不想讓給他,冇想到他居然不按套路出牌。

葉凡看到她的表情,說道:

“怎麼?你不是真心送我?”

“額……那個……葉醫生既然喜歡,那就……那就……送你!”秦傾城心裡在滴血,這手鐲確實價值連城,是從古墓中得來的,她秦家在古墓裡死了三條人命才換來的。

本想套路一下葉凡,冇想到坑了自己。

葉凡說道:“謝謝!不過我還是要做珠寶玉石生意。”

看到她的表情,慕蓉蓉在偷笑。

知道她不是真的不想送,但葉凡真的要了。

“秦傾城,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葉醫生有未婚妻了。”

秦傾城看了她一眼,說道:

“這是我的定情信物,他拿了,他就是我男人,我纔不管他有冇有未婚妻,我也不介意多個人分享我的男人,你說是吧?葉醫生。”

葉凡仔細打量這個手鐲,假裝聽不到。

慕蓉蓉又笑了。

秦傾城有些無奈,隻能暫時放棄,說道:

“葉醫生,你為什麼偏要做珠寶玉石生意呢?”

葉凡馬上回答:“我喜歡這些玩意兒,你不覺得很好看嗎?而且很暴利,能賺錢。”

秦傾城說道:“武者從不缺錢,也不在乎錢,你跟我認識的武者都不一樣,居然癡迷世俗錢財。”

葉凡看著他,笑了笑,說道:“你調查過我?”

秦傾城說道:“既然你想做,我陪你,不過你有時間來管理嗎?你不是還有管理醫館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