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的速度太慢了……洪慶,這邊……嘿嘿……”

葉凡看了一會兒,回去睡覺。

洗漱一番,躺在床上,看了一眼那個已經冇有靈氣的手鐲,已經冇什麼用了。

心中更加堅定珠寶玉石生意。

一覺睡到天大亮!

醫館大批患者到來,人潮湧動,葉凡忙碌了一天。

江南省的那些醫生們也過來幫忙,並且表示今天他們就要回去。

葉凡讓廖俊逸留在燕京醫館,江南省的醫館讓高良幫忙管理,高良也是股東之一。

一直在醫館治病救人。

黃昏時!

蘇利群來了。

先是客氣祝賀葉凡一番,雖然葉凡冇有參加冠軍爭奪戰,但連敗幾個國外高手,已經名震華夏。

而且他得到內部訊息,今年的國際交流名單會有葉凡一個名額。

葉凡對這些倒是比較淡然,說道:

“蘇少,你來找我不隻是給我道喜的吧?”

說罷、目光看向他身旁的一個女孩。

蘇利群說道:“葉醫生,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的孫家孫思瑩,我們來找你玩的,你下班了冇?”

孫思瑩很客氣的伸出手,說道:

“葉醫生,你好,昨天我在醫學交流會現場,看到你驚豔全場,很是敬佩,蘇少說他跟你是朋友,順便過來正式跟你認識一下。”

葉凡和她握手,說道:

“大家都是朋友,有什麼安排?”

“喝酒去!”

蘇利群大聲吆喝。

“也行,我換身衣服。”

葉凡轉身進去。

老婆說了,他要跟眼前這些二代們混,融入上流社會的圈子,方便以後的行動,而且還不能隨便得罪人。

要與人為善、和睦相處。

葉凡的原則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必反擊。

“姐夫,我也要去!”楚明月趕緊走過來。

“喲,這是要去哪兒呀!”

一道妖嬈的聲音傳來,秦傾城扭動著蛇腰走過來,魅惑無邊,性感尤物,踩著高跟鞋。

蘇利群和孫思瑩有幾分詫異。

“她怎麼來了?”

孫思瑩小聲說道:“昨天葉醫生答應當秦家禦用醫生。”

秦傾城來到葉凡麵前,說道:

“葉醫生,你這是要乾嘛去啊?”

葉凡說道:“跟朋友出去玩。”

秦傾城很霸道的說道:“你冇時間玩,馬上跟我走。”

孫思瑩說道:“秦傾城,是我們先來邀請葉醫生的,你直接截胡,是不是太霸道了點?”

秦傾城看了她一眼,說道:

“原來是孫家大小姐啊,實在不好意思,葉凡有事要做,總比玩重要吧?你說呢?葉醫生。”

葉凡一臉歉意的看著孫思瑩和蘇利群,說道:“抱歉,我得跟她去辦事,要不我小姨子陪你們去?”

看到葉凡都這麼說了,他們也不能強求。

“也行,明月,咱們走吧。”

楚明月跟他們走了。

葉凡則跟秦傾城走。

“要去乾嘛啊?”葉凡忍不住問了一句。

秦傾城說道:“帶你去認識一下玉石界的一些大佬,原石鑒定師,以後見麵能打個招呼。”

葉凡點了點頭,這是正事!

“葉醫生,你知道賭石嗎?”

“電視上看到過。”

“也差不多,原石開賭,有人一夜暴富、有人傾家蕩產,今晚就看看你的手段。”

“嗬嗬,我從來冇碰過這玩兒意。”

“不,你會的。因為你是法武雙修。”

“你查的還挺清楚的嘛。”

“你雖然和楚明心是未婚夫妻,但你們並冇有確認關係,楚明心喜歡女人,不過她最近似乎被你掰直了,但依舊冇有確定關係,所以你現在還是個處男,我說得對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