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額……你就不能說其他方麵嗎?”

“我知道你總是一副痞壞痞壞的樣子,給人看起來很懂,但你其實都是理論,根本就有實戰過,經驗和手段都是施展出來的,就像你在南山彆墅一人敵百,那也是你多年來的修煉成果,男人在這方麵也需要施展,我可以給你機會,你要不要嘗試一下,你是第一次,很快的哦。”

“……”葉凡直接無語。

這女人說話都這麼露骨的嗎?

“經驗告訴我,男人的第一次都會貢獻給空氣,甚至找不到地方,是不是不相信?嘿嘿,等你經曆了你就知道了。”

葉凡像個害羞的小媳婦,臉頰居然有點緋紅。

雖然自己總是一副痞壞的樣子,還愛調侃彆人,但自己根本冇有實戰經驗。

秦傾城跟他說這些虎狼之詞,居然害羞了。

“咯咯咯……你還真好玩。”秦傾城忍不住笑了,說道:

“搞得像我要把你埋了一樣,咯咯咯,逗你玩呢,不要那麼害羞嘛,也不要覺得丟臉,經驗多了就會好起來的。”

說著,一隻手放在嘴唇上,輕輕抹了一下,還朝著葉凡拋了個媚眼。

葉凡的臉頰更加緋紅,體內一獸血燥熱。

“咯咯咯……”

葉凡實在受不了她的挑逗,解開安全帶,爬到後麵去。

“我坐後麵。”

“哈哈哈哈!”

秦傾城忍不住大笑起來。

太好玩了。

秦傾城一路挑逗葉凡過來。

以前葉凡跟女孩子在一塊都能侃侃而談,冇想到在這兒栽了。

天道好輪迴啊!

終於來到一個看起來你很複古、甚至有點破敗的地方,橘黃色的燈光照亮街道。

街道口寫著古玩街。

停好車,兩人並肩走過去。

“先帶你去淘個寶,看看你的本事!”

兩人走在古玩街,或許是秦傾城太惹眼了,吸引不少人的目光,特彆是那些男性目光,而她抬頭挺胸,邁著高傲的步伐走過去。

偶爾會有人打個招呼。

“這是燕京最有名的古玩街,有人在這兒一夜暴富,也有人傾家蕩產,我希望你是一夜暴富的那個。”

葉凡目光掃視,很多看起來像是剛剛出土的文物。

他知道古玩這行水很深,很多文玩都是偽造,被人做舊,編造一個久遠的故事,就可以賣個好價錢。

稍微感應一下,很多朱白玉石都蘊含一定的靈氣,不過目前所感應到的都是靈氣比較稀薄,對他冇什麼用處。

來到深巷,停在一個院子門口。

院子看起來很老舊,站在門口的老頭看到他來,趕緊迎上來。

“秦小姐,您來了!快,請進!”老頭急忙帶她進去。

老頭的目光瞥了一眼葉凡,並未說話。

裡麵馬上走出來一個大肚便便的男人,禿頂、拄著柺杖,一看到兩人,馬上哈哈大笑起來。

“秦大小姐光臨寒舍,是我吳某的榮幸,請進!”

葉凡院子內有四個精壯的保鏢,一臉嚴肅,戴著墨鏡,不曾說話,目不斜視。

“這位是天醫館葉凡小神醫?”

最近燕京的交流大會牽動著全國人民的心,他自然也關注到葉凡的訊息,隻是不明白秦大小姐帶一個醫生來這兒做什麼。

不過也冇多問,領著兩人進去。

進入屋內,是一個偌大的大廳,裡麵擺放著各種石頭,還有不少使用玻璃罩起來。

每一塊石頭都有標號。

這裡還有三個人在交頭接耳。

看到秦傾城時,馬上也迎過來。

“秦小姐,你也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