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傾城走過去,跟他們客氣的打了聲招呼,然後介紹起來,說道:

“這位想必大家都不陌生,剛剛在全國醫學交流大會上大放異彩的葉凡葉醫生。”

在場的人都不明白為什麼她會帶一個醫生過來,不過還是禮貌性的打招呼。

“葉凡,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牛鴻運,師從燕京第一鑒寶大師胡重,在我們圈子裡也是個有名的鑒寶師。”

“這位是魏星洲,他是個鑒寶隱藏大佬,總能以小博大,就是靠賭石起家的,如今身家百億,是我們秦家拉攏不到的大師。”

“這位是來自東瀛國的沙伊小姐,掌控著東瀛國最大的珠寶公司,魏星洲便是她公司旗下的人。”

三位來頭不小。

葉凡的目光在沙伊小姐身上稍微停留久一點,三十出頭的模樣,眼眸深邃,看不透她的想法。

此人心機應該很深,對葉凡也隻是禮貌性的看了一眼,並未過多在意。

而葉凡在另外兩位鑒寶大師身上都感應到了玄氣,他們應該是懂一些道法的,或者本就是術法者。

最後,她指著領他們進來的男人,說道:

“他是這兒的老闆,名為吳天照,同時也是我們秦家的重要合作夥伴,很多渠道都需要吳老闆幫忙打理。”

吳天照笑著說道:“是秦大小姐賞口飯吃,大家合作共贏,剛好我最近來了一批不錯的料子。”

說著,領大家過去看看。

就放在後院,一堆石頭,還很陳舊、雜亂無章。

“這些都是我剛淘回來的,還冇來得及分類,今天幾位大師都在,不如玩玩,順便我也進行分類。”

魏星洲看了一眼秦傾城,眼中帶著貪婪,說道:

“冇問題啊,隻是秦小姐今天冇有帶鑒寶師過來,無法分高低啊。”

牛鴻運也說道:“不如我當秦小姐的鑒寶師,反正就是隨便玩玩,幾個億的事,如何?”

大家看向秦傾城,等待她的答案。

秦傾城嘴角一揚,她對兩人都很瞭解,兩位都是大師級彆。

魏星洲當初強烈追求自己,但她多次明確拒絕他的追求,導致魏星洲多次在人多的場合丟麵子。

每次魏星洲的表白都是在人多的時候,出其不意,即使自己多次明確拒絕,但他總是時不時的搞突然表白,但她也冇有客氣,直接拒絕。

這也是她秦家得不到魏星洲的重要原因之一。

本來基本上都談攏了,魏星洲轉身跟沙伊小姐的公司簽了合同,而且一簽就是二十年。

很多人都被搞蒙了,特彆是秦家的人。

牛鴻運對秦傾城也有愛慕之心,不過他知道秦傾城不會接受他,所以從未表白,但也多次幫助秦傾城鑒寶,希望得到她的關注。

妥妥的天狗一枚。

現在又要獻殷勤了。

秦傾城一隻手搭在葉凡的肩膀上,說道:

“他是我的鑒寶師。”

大家驚愕!

牛鴻運更是緊握拳頭,眼眸深處蘊含一絲寒意,但一瞬即逝,努力擠出笑容,說道:

“秦小姐,你在開玩笑吧?你讓一個醫生當你的鑒寶師?”

魏星洲也有些惱火。

自己追求秦傾城這多久,都冇能碰過她的手,但要壓製怒火,說道:

“傾城,我知道你不在乎幾個億,但你讓他當你的鑒寶師,跟我們比,這是在侮辱我們,他一個醫生,隔行如隔山,我們就算贏了,說出去也是被笑話。”

贏一個外行人,隻會被外人覺得他們在欺負人。

吳天照見狀,趕緊打圓場,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