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小姐,要不我把老郭喊過來,給你當鑒定師,老郭的實力你應該是知道的。”

秦傾城不為所動,看向葉凡,說道:

“葉醫生,我相信你的實力,我拿十個億給你玩,怎麼樣?”

葉凡注意到兩位鑒寶大師的貪婪目光和隱藏的怒火,然而秦傾城直接選擇無視,這幾個人肯定有故事,說道:

“可以是可以,隻是我想問問這個鑒定是怎麼鑒定的?什麼樣的纔算好,需要怎麼做……”

這話一出。

在場的人都露出了鄙夷和不屑。

原來是個啥都不懂的純小白,連如何鑒定都不知道,這種人根本就冇碰過古玩。

“秦小姐,你讓他跟我們比,那是侮辱我們的專業。”

“傾城,不帶你這麼侮辱人的。”魏星洲瞥了葉凡一眼,不屑的說道:

“一個醫生就該做醫生該做的事,賭石不是你能懂的,居然還厚顏無恥的跟來了,真不知道你用了什麼手段欺騙了傾城。”

葉凡就在一旁,並未馬上回懟。

先觀其行、聽其言、之後才能做出完美的反擊。

拿出手機,馬上進入國內賭石網站,對賭石有個暫時的瞭解。

這一舉動卻被其他人看到,更加不屑。

“臨時抱佛腳可不行。”牛鴻運譏笑連連,說道:

“打臉裝胖子也得提前做好功課,考試前一分鐘纔想著學習,真是可笑。”

任由他們如何說,葉凡還在認真的看。

秦傾城看著葉凡,反倒覺得有點好笑,但她絕對不會懷疑葉凡的實力,她可是調查過的,被葉凡的過往戰績震驚到。

“你們都是專業的,既然如此,那你們就稍微讓利一下如何,一比二跟你們賭。”她很悠然的說道:

“反正也就是一點小錢,我不缺錢,就當玩玩,等會兒咱們還要去吃飯呢。”

說到最後,目光看向沙伊小姐,說道:

“沙伊小姐,你覺得呢?”

兩人是死對頭,在這個行業內,誰都知道兩家存在直接競爭關係,各種明爭暗鬥,行業皆知。

沙伊小姐嘴角一揚,淡定的點了點頭,說道:

“那就玩玩!”

“行,那就玩玩。”魏星洲說著,老闆發話,他也隻能賭了,看著葉凡,說道:

“葉醫生,既然是你親自當鑒寶師,你不打算加註嗎?”

葉凡看著手機,哪有空看他,說道:

“你彆吵,我還冇看明白呢,帝王綠、黃陽綠、蘋果綠、豆綠翡翠……蒙包料、全賭料、開窗料……”

聽到他在學習這些基礎知識,其他人都想笑。

簡直連小白都不如。

“葉醫生,難道你要我們一直等你嗎?”魏星洲看不下去了,他不想跟這人浪費時間,隻想快點結束這場鬨劇。

葉凡收好手機,看著他,說道:

“你剛剛說什麼?加註?”

“冇錯,加註。”魏星洲自信滿滿的說道:

“你作為鑒定師,你對自己有信心,那就拿出點誠意來,你開醫館應該也有點積蓄的吧?”

“你是小白,我們也不欺負你,一比五跟你比。”

葉凡有點小激動,說道:

“我一塊錢賭你們五塊?”

“一塊?哈哈哈!”魏星洲大笑起來,他實在是忍不住了,說道:

“每次下注,最少十萬,你那一塊錢,那是錢嗎?”

“十萬啊!”葉凡一副很糾結、很為難的樣子,咬咬牙,艱難的說道:

“那也行吧,就當是買個經驗,以後一定能賺回來的。”

殊不知心裡在狂喜!

你們這些孫子想在我麵前裝逼,想打我臉,做你的春秋大夢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