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牛鴻運指著眼前的石碓,說道:

“我們就直接從這裡拿,十分鐘,選定拿走,不可再換。”

“行,你們先選!”葉凡說了一句,轉身要走。

“等等!”牛鴻運喊住他,說道:

“先下注,再選原石。”

“一個億!”秦傾城二話不說,直接開口,看向兩人,說道:

“你們彆忘了,一比二,我一億對你們兩億。”

“冇問題!”沙伊小姐很平淡,說道:“兩個億!”

牛鴻運也說道:“兩個億!”

葉凡看向大家,說道:“我要加註?”

牛鴻運說道:“是的,你加了,我們會再加!”

葉凡很隨意的說道:“十億!”

“……”

現場大家都愣住了。

牛鴻運揉了揉耳朵,說道:

“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

葉凡不耐煩的說道:“十億,你聾啦?還是你不敢跟?”

十億一出!

大家都變得有些怪異起來。

重新打量著他。

魏星洲眉頭一皺,說道:“現在當醫生都這麼賺錢了嗎?開口就十億。”

牛鴻運說道:“這可不是隨隨便便信口開河的,到時候你要是拿不出來,你是走不出這個門的,你最好想清楚再下注。”

葉凡不耐煩的說道:“十億,你們不敢跟就算了。要是敢跟,你們就去選原石,我再去熟悉一下賭石知識!”

直接走開,看到那邊有椅子,走過去,坐下。

其他人看向秦傾城,疑惑的目光。

秦傾城說道:“我可以替他擔保,你們到底跟不跟,十個億對你們來說應該不算什麼吧,魏星洲?”

這些人都是背靠大資本,這點錢對他們來說還是可以承受的範圍。

“初生牛犢不怕虎!”吳天照都看不好,歎了口氣,說道:

“秦小姐,我挺好奇的,這人有什麼特彆之處,你如此待他,我還是第一次見呢。”

秦傾城看了一眼坐在椅子上,認真看手機的葉凡,說道:

“他在醫學交流會上的表現,你們都看到了,驚豔全場、已經躍身國家一流高手,我聘請他成為我們家族的禦醫,今天就是帶他過來玩玩,十億,能得到這樣一位醫學國手,我覺得很劃算。”

她當然不會把真正的願意告訴這些人。

葉凡可是法武雙修、鑒定原石需要用到道法、感應原石內的綠、葉凡在田家的南山彆墅一人獨戰百人,實力強勁、用的不僅僅是武力,更有道法。

這幾個人的道法定然遠不及葉凡。

她是在賭!

就算葉凡真的輸了,她也承受得起。

她也想知道葉凡的真正實力,這也是家族派給她的任務之一。

大家忍不住看向那邊坐著的葉凡,心裡有點羨慕。

沙伊小姐總感覺葉凡不簡單,她也不會完全相信秦傾城的話,說道:

“我跟!五十二億!”

葉凡要求的比例是一比五,葉凡下注十億,他們就要五十億,加上秦傾城的一比二,一共五十二億。

牛鴻運有些糾結,雖然他出得起五十二億,但一下子拿這麼多錢出來,回去得解釋清楚,說不定還會挨訓。

魏星洲說道:“鴻運,難道你怕他一個小白?你肯定不會輸的,咱們一起弄他。”

牛鴻運看著那邊的葉凡,咬了咬牙,說道:“好,我跟,五十二億。”

他也覺得自己不會輸給一個現在纔剛剛開始學習的小白,這錢肯定不會輸的。

秦傾城嘴角一揚,說道:

“你們選原石吧,我去看看葉凡怎麼樣了。”

葉凡第一次接觸賭石,對很多規則不是很瞭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