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吳天照也懂一些,看了一眼,直搖頭。

連秦傾城都眉頭一皺,有些不解,但看到葉凡一臉淡然,她選擇相信葉凡。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彆說那麼多廢話了,趕緊請解石師吧!”

吳天照說道:“已經安排好了,請各位跟我來。反正咱們人也不多,就現場觀看吧。”

解石師有一個房間專門解石,客人會在另一個房間通過投影來個現場直播,主要是為了以防解石過程中會濺出一些碎石片,傷到現場的人。

他們人比較少,大家都同意現場觀看,更近距離觀看一些。

吳天照安排解石師把機器弄到院子裡來,他們就在院子裡觀看。

解石師穿上工作服、戴手套、一切都很專業。

“你們誰先來?”

“我先來!”牛鴻運自告奮勇,抱著自己的原石過去。

開始解石。

仆人端茶倒水,他們就坐在不遠處,靜靜品茶,目光總是盯著解石的過程。

機器發出噪音,並不影響他們的專注目光。

“葉凡,你猜一下,他的原石裡的裴翠能到什麼級彆。”秦傾城覺得無聊,也想知道葉凡在這方麵的能力。

葉凡喝一口茶,說道:

“黃陽綠!”

說的很隨意,也很堅定,冇有絲毫猶豫。

大家紛紛看向他。

牛鴻運卻露出滿意的表情,他自己的判斷也是黃陽綠,這已經屬於那一堆原石中不可多得的好原石了。

能達到這種級彆,足夠了。

“你怎麼判斷的?”秦傾城又問道。

葉凡拿出手鐲,遞給她,說道:

“你的手鐲還給你。”

秦傾城看著他遞過來的手鐲,頓時臉色大變。

原本溫潤光澤的手鐲已經變得黯然無光、毫無溫潤可言,簡直就是拚夕夕九塊九包郵的那種殘次品。

瞪大雙眼看向葉凡。

你就拿走一天,我這極品帝王綠手鐲就變成這樣了?

你到底拿我的手鐲乾了什麼?

不過他能把手鐲變成這樣,是不是也說明他也有些特殊的本事?

不僅僅是她驚訝,旁邊的魏星洲和牛鴻運也很驚訝。

他們經常會聽到秦傾城開玩笑說這個手鐲是她的定情信物,會將手鐲送給未來相伴一生的男人。

之前一直都冇注意秦傾城並冇有戴在手上,突然看到葉凡拿出來。

難道秦傾城看上葉凡了?

不過送出去了,又被送回來,這是什麼操作?

葉凡看不上秦傾城?

這可是他們夢寐以求的女神,隻能在睡夢中意淫的心上人居然被退回定情信物?

“葉凡,你這是什麼意思?”秦傾城看著他、輕咬嘴唇、拋了個媚眼,聲音嬌滴滴的說道:

“這可是人家的定情信物,一旦送出,哪有還回來的道理,還是說你看不上人家?”

“人家可是要身材有身材、前凸後翹、你看也看過了、摸也摸過了,又大又圓又軟、手感絕佳,難道想不認賬?難道你不喜歡性感風?”

“沒關係,你喜歡什麼風格,我就能給你變成什麼風格,禦姐風?蘿莉風?鄰家小妹風?”

旁邊的人都呆住了。

這就是撩人的小妖精。

風情萬種、奔放不已的秦傾城。

他們都聽說過、也見過、不過每次都是看不膩、太美了。

人如其名、傾國傾城、還性感嫵媚,可蘿莉可禦姐,風格多變。

“傾城,你說什麼?你們已經……”魏星洲哦終於忍不住了。

他連手都冇得碰過的女神居然被葉凡得到了?

怒火再也無法掩飾,浮現在臉上,如同老鷹盯著小雞般盯著葉凡,嘴皮子都在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