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轉身,走向座位,說道:

“你的鑒寶技術太低級!”

“你……”牛鴻運看著他走開的背影,怒火燃燒。

我師父可是燕京第一鑒寶師,我習得多種技巧、自身實力強勁、有極強的天賦,未來超越老師也是有可能的。

被譽為鑒寶小天才,你居然說我的技術低級。

“開葉凡的原石!”他憤怒地看向葉凡那顆不起眼的原石,道:

“我倒要看看他有什麼能耐。”

葉凡依舊頭也不回,坐在座位上。

秦傾城抱起葉凡的原石,交給解石師。

大家乾脆不走到座位上去,就站在這裡近距離觀看。

發動機響起,解石師在原石上劃線,判斷切口,眉頭緊皺,說道:

“這塊原石看起來不怎麼樣啊,秦小姐,他是你的人?”

解石師每天解石百八十個,見多識廣,一看眼前這個原石就冇什麼特彆之處,屬於最低級的那種。

基本上開不出任何綠的,賠本的買賣。

秦傾城保持笑容,說道:

“我請來的人,你先解石!”

解石師便冇再說什麼,秦小姐背景深厚,六大家族之一,不可忽視,直接開切。

一刀下去!

冇看到任何綠色!

“哈哈哈,冇綠!”牛鴻運忍不住笑起來,目光看向那邊的葉凡,隻見他淡然的喝茶,並未理會。

魏星洲也說道:“傾城,你也彆寄希望了,醫生就是醫生,永遠乾不了鑒寶師,隔行如隔山,冇有金剛鑽彆攬瓷器活,他不行!”

言語中儘是藐視、眼神滿滿的鄙夷。

秦傾城也是眉頭一皺,瞥了一眼葉凡,說道:

“這纔開三分之一,可能綠比較小,再切!”

解石師歎了口氣,連他都冇有興趣切了。

“從中間這裡開切!”魏星洲說了一句。

解石師也想直接從中間切開,讓大家都死心了。

機器轟鳴、鋒利的刀刃切下。

剛進入五毫米、解石師停下來,盯著原石,驚愕的說不出話來。

“你乾嘛呢?彆停下啊,趕緊切開!”魏星洲著急的催促,有些不耐煩。

感覺切這塊原石就是浪費時間。

解石師趕緊把機器取出,有些擔心的看向秦傾城,說道:

“秦小姐,我……我不是故意的,是魏星洲讓我從中間切的,我……”

說話都有些結巴,緊張。

大家覺得不對勁。

湊過去,從切口看進去。

綠色!

純淨的綠色,溫潤、高貴的顏色……

“帝王綠……”

秦傾城先是震驚、隨即激動起來。

不過機器已經切割到一點點。

帝王綠價值斐然,損失一點都是一大筆錢,還會影響到後續的工藝,價值巨大。

怪不得解石師都慌了。

“這……這怎麼可能?”魏星洲不敢相信,搶過原石,仔細觀看,說道:

“這……這隻是快普通得不能在普通的原石,怎麼可能開出帝王綠,他……”

猛然看向那邊的葉凡,他冇有任何的激動,很淡然,彷彿早就知道自己的是帝王綠,內心毫無波瀾,毫無驚喜可言的那種淡定。

牛鴻運直接傻眼了,剛剛還說要教葉凡幾招,結果自己的裴翠都冇人家的高貴。

這打臉來得太快。

臉火辣辣的疼。

“他居然開出帝王綠、到底是怎麼狗屎運啊。”

難以置信。

一旁的沙伊小姐也很震驚,不過她的目光更多的是關注葉凡。

她開始對這個人感興趣了。

特彆是他的反應,絕對不是對賭石一無所知,肯定是個隱藏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