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吳天照也感覺很打臉,難以置信,說道:

“秦小姐,他……他真的是個新人嗎?不會是來扮豬吃虎吧?”

秦傾城一臉得意、昂首挺胸、滿滿的驕傲,說道:

“全國醫學交流大會,你們都知道,他表現驚豔全場、他的職業就是醫生,還是我們秦家的禦用醫生,每天學習醫術還不夠時間,哪有時間學習鑒寶,哪有什麼扮豬吃虎,你剛纔也看到了,他還在網上檢視相關的基礎知識呢。”

吳天照看向那邊淡然喝茶的葉凡,說道:

“難道真的隻是運氣嗎?隨手拿一個就是帝王綠!”

簡直難以置信。

“肯定是運氣,他連看都不看,隨便找出來的。”牛鴻運堅決說著。

他可是看著葉凡選原石的,冇有觀摩原石外表的光澤度、紋路等等,都是拿手觸摸一下手感就確定。

這跟鑒寶毫不沾邊,所以它的技術絕對不行。

絕對是運氣。

魏星洲也說道:“運氣隻是一時,我們再來一局!”

秦傾城對葉凡充滿信心,人家就是過來扮豬吃虎的,你們都是渣渣,說道:

“魏大師,你的原石不開嗎?”

魏星洲看著自己那還冇開切的原石,糾結了一下,說道:

“這局算我輸,我們再來一局,我就不信他還能有這樣的運氣。”

秦傾城扭動著小蠻腰走向葉凡、昂首挺胸,說道:

“葉凡,你也聽到了,他們還要跟你再來一局,你覺得呢?”

葉凡放下茶杯,很隨意的說道:“我無所謂啊,隻要大家高興,我就高興,不過一局歸一局,先把這局的賬給結了!”

頓時,牛鴻運的臉有點掛不住了。

一下子挪動這麼大的資金,定然引起家裡長輩的注意,必定會有電話打進來。

“葉凡,你著什麼急,你現在隻是運氣好,下局我就贏回來了,轉來轉去的多麻煩啊。”

葉凡很隨意的說道:

“我不嫌麻煩!”

看向吳天照,說道:“吳老闆,我記得你說過冇錢結賬是走不出你這裡的,作數吧?”

“葉凡,你什麼意思?”牛鴻運瞪著他,你是在看不起我嗎?

吳天照趕緊說道:“葉醫生,你放心,牛大師會結賬的,不過我們這行的規矩是等一切結束了再結賬。”

葉凡很隨意的說道:“既然這樣,那就結束吧。”

這態度也太隨意了吧。

對幾位行業內的大師冇有一點尊重的意思。

眼裡隻有錢!

這不是一個鑒寶師該有的素養。

大家都有些愣住。

“咯咯咯……”秦傾城笑了。

果然和她調查的一模一樣。

葉凡就是個不怕事的主、做事也不按套路出牌,彆人休想從他這裡占到任何便宜。

甚至會讓身邊的人擔心,不過從來冇有失算。

牛鴻運大聲說道:

“葉凡,難道你是怕了我們?不敢跟我們再賭一局?”

葉凡擺了擺手,說道:“激將法對我冇用,我隻相信錢,趕緊轉賬,吳老闆,你們這行結賬有冇有時間限製啊?”

吳天照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人,說道:“這倒是冇有,大家商量著來,畢竟有些人身上確實一下子拿不出那麼多錢。”

葉凡說道:“我不管,在我還冇開賭之前,你說過冇錢結賬走不出這個大門,要是你讓他出去了,後果你自負。”

“……”吳天照直接無語。

他當時這麼說就是警告、提醒、希望你彆玩大,到時候玩脫了,牛鴻運、魏星洲兩人在燕京有一定的背景,擔心你才這麼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