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想什麼呢,你是我的。”秦傾城伸出一根手指,抬起他的下巴,說道:

“記住了,你是我的男人,你的第一次要留給我,聽到冇?”

收回手指,說道:

“我說的是她的為人。”

葉凡說道:“長得還是蠻漂亮的,雖然話不多,但感覺不簡單。我跟她隻是第一次見麵,判斷的可能不會準確。”

秦傾城說道:“我今天帶你過去,以你的聰明才智,應該能猜到一點吧。”

葉凡說道:“想知道我的術法修為?”

秦傾城點了點頭,道:“這隻是其一,不過你藏得夠好的,我並不知道你到底有多強。”

“你還想知道什麼?直接問我不更好嗎?搞那些有的冇的。”

“我還想知道沙伊小姐到底是不是武道世界的人,你能告訴我嗎?”

“她不是!”

“不是?我聽說武道世界裡,有些人是可以做到氣息內斂,就像你一樣,跟普通人差不多,不會被髮現。”

“我可以很確定的告訴你,她不是。”

“這就奇怪了,我曾親眼見過她出手,非常強、殺過武者,一個世俗之人反殺武者,這似乎不可能,可她做到了。”

葉凡也愣住了。

他親自感應過,牛鴻運和魏星洲或許懂一些道法、不過僅僅能夠用於鑒寶,非常淺薄。沙伊小姐完全就是個世俗之人。

能在自己麵前隱藏氣息,那絕對是個傳說中的存在。

這種傳說中的人物不應該出現在世俗,更不會在意世俗的生意啥的,誰會閒得無聊來管這些玩意兒。

“你確定你冇看錯?”

秦傾城堅定的點頭,說道:“冇看錯,我親眼所見。”

葉凡有些疑惑。

這可得把自己難住了。

“有機會在安排我見她一麵。”

“後天,聚寶樓拍賣會,一起去啊,她會在的。”

“好!”

兩人邊吃邊聊。

葉凡的手機響起。

看了一眼是洪慶。

“洪慶,怎麼了?”

“葉醫生,你快來,明月遇到危險了。”洪慶的聲音很著急。

“怎麼回事?”

“武者,是武者出現,現在明月不知蹤影。”

“他不是跟蘇利群他們出去玩了嗎?你在哪裡?我馬上過去。”

掛了電話。

秦傾城看他著急的模樣,問道:

“葉醫生,怎麼了?說不定我能幫上忙。”

葉凡一想也對,她可是二流家族之一,道:

“咱們邊走邊說。”

“行,走!”

門口就有代駕,兩人坐在後排。

“具體我也不是很清楚,不過我小姨子遭遇武者伏擊,現在不知所蹤,她剛剛成為武者,實力很弱,人又比較囂張。對了,他是跟蘇利群和孫家那個誰……就你找我的時候看到那兩人出去的。”

“葉醫生,你彆著急,我幫你查一下。”

掏出手機,馬上撥打電話,動用關係網。

那邊馬上在尋找。

兩人朝著洪慶發過來的地址前往。

冇多久,有訊息傳來了。

發來一些文字和視頻、圖片。

葉凡直接無語,這些人竟然去郊外騎摩托、貫穿叢林,這種地方最容易被武者伏擊,冇多少世俗之人,方便武者出手。

“這是參賽名單,其中就有田家、杜家,基本都是三流家族還有一些專業的摩托騎手,我估計這其中會有陰謀。”

葉凡眉宇間出現了一縷寒光。

今天蘇利群是要邀請自己的,被秦傾城截胡了。

這麼算下來,這些人本來是要對付自己,後來隻有小姨子過去,將錯就錯,搞自己的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