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想不明白,為什麼小姨子冇有第一時間給自己打電話,而是給蘇利群打過去。

“帶我過去那地方。”

“好,跟我來!”

大家走下盤山公路,沿著一條陡峭的小路下去。

“葉醫生,你扶著我點……啊……”秦傾城直接摔倒了,跌坐在地上,鞋跟都斷了。

葉凡直接無語,說道:

“你上去等我們吧。”

“我要下去,我也許能幫助你,我見過不少家族供奉。”

“這太陡了,你下不去的,而且你的高跟鞋也壞了。不適合。”

誰知,她直接掰斷另一隻鞋跟,然後縱身一躍,跳上葉凡的背,說道:

“你揹我下去。”

葉凡直接無語,但也不想跟她爭執什麼,浪費時間。

揹著她下去。

身為武者,這種陡峭小路對他來說不算什麼。

旁邊的孫思瑩有些羨慕。

家族給她的任務是和葉凡成為無話不談的知己,現在還冇混熟,秦傾城已經和葉凡這麼熟了。

不過她做不了秦傾城這樣的奔放。

孫思瑩富家女出身,是家族保鏢攙扶著她下去的。

終於來到山腳下。

來到打鬥的地方。

明月的手機被打爛,這裡還有一些刀痕在樹木上,口子很鋒利、還有血跡。

葉凡放下秦傾城、仔細檢查樹上的口子、力度、被砍的切口平整度、深度等等因素。

地上的腳印,深度、寬度等等,這些都是重要的資訊。

“三到五人。”

葉凡得出結論。

至少出現了三到五位武者在這裡激戰。

以小姨子的修為,能讓這麼多武者同時動手,說明對手的修為不算很高。

伸手觸摸一下還未乾的血跡,放進嘴裡,說道:

“這不是明月的血!”

他多次幫助小姨子治療傷勢,曾經品嚐過小姨子的血、

雖然人血的味道大同小異,但他作為醫生,更加敏感,分辨得出來。

突然!

一道人影靠近。

大家有些警惕。

“是我的人!”葉凡看過去,是洪慶。

洪慶走過來,說道:

“葉醫生,現在我的判斷是四個人,這些石頭、樹木上出現的刀口總共有三種,而且覺得有一個不是武者,是世俗高手,這人用拳。”

“他們大都的移動範圍不大,朝著這邊轉移,跟我過來。”

就是洪慶來的方向。

一路上,把他的判斷和依據說出來。

大家聽了都很信服。

“葉醫生,你這位朋友專業啊。”秦傾城忍不住讚歎。

葉凡並未說話,認真聽洪慶分析,他也在分析,跟洪慶的差不多。

“打鬥到這裡就結束了,這裡有血跡,還有些黏糊糊的,應該是嘴裡吐出來的血液。”洪慶又撿起地上一小塊破布,說道:

“這是明月的衣服布料,下午我看到她穿得就是這件衣服。”

葉凡往前走幾步,下方是懸崖、懸崖之下是一池泉水、下麵形成河流。

站在懸崖邊上,俯視而下。

懸崖上生長著不少植物,藉著月光,憑藉超強的視力,看到植物上有血跡。

“你們在這兒等著!”

說罷,縱身一躍,跳下去。

“葉醫生……”

其他人驚呼,擔心。

不過看到葉凡站立在懸崖上的植物上,也算是鬆了一口氣。

同時也震驚!

特彆是秦傾城有些激動,簡直是撿到寶一般。

葉凡伸手觸碰樹枝的血跡,嘗一下。

是明月的血。

再次縱身躍下,來到泉水邊上。

水流很急,不過依舊可以聞到血腥味漂浮在空中。

雖然殘留在泉水裡的血液被沖洗掉,但漂浮在空氣中的血腥味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