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笑了笑,對她的幫忙還是很感激的,過去攙扶她,說道:

“我們回去吧,已經知道仇人是誰了。”

“是誰?”秦傾城好奇的問道。

“你想知道嗎?”

秦傾城使勁點頭,她身邊的保鏢也點頭。

昨晚她一夜未歸,家族聯絡她,得知事情原委,馬上派人過來幫忙找人,同時照看她。

“那就跟我走!”

葉凡背起她,快步走上去。

“你給其他人說,不用找了。明月應該被抓了。”

所有人回到盤山公路彙合。

“你們回去吧,大家辛苦了,等這件事結束了,我請大家喝酒。”葉凡對大家表示感謝,畢竟辛苦了一夜。

“葉醫生,不找了?”蘇利群渾身臟兮兮,身上不知被蚊子叮了多少個包,但他不在乎。

其他人也都差不多。

這山裡的蚊子很大,隻要被叮,必定鼓包。

“明月應該被抓了,我現在要去救人。”

“我們跟你一起去。”蘇利群馬上說道:“都是因為我,要不然明月也不會被抓,我也要出一份力。”

葉凡說道:“你們對付不了武者,如果你們真的想幫忙,就等我訊息,還是有一些世俗家族可以讓你們對付的。”

“趕緊走吧,回去洗個澡、換身衣服。”

大家驅車離開。

葉凡和秦傾城坐同一輛車。

“去魯家!”

葉凡給司機說了目的地。

司機愣了一下,看向秦傾城,她點了點頭。

“是魯家的人?”秦傾城眉頭一皺,想想魯家和葉凡似乎冇有什麼恩怨,這不應該啊,而且葉凡在燕京最強大的背景應該是慕家慕蓉蓉,他敢去魯家要人?

葉凡眼眸現厲色,說道:

“是不是覺得不可能?”

停頓了一會兒,說道:

“我也冇想到會是魯家,不過想想覺得也有道理,在醫學交流會時,我就看到魯家的人和杜家的人坐在一起,魯家是杜家的靠山,我在南山彆墅殺了魯家那麼多供奉,他們請出魯家幫忙,不奇怪。”

“對了,你應該能從警方那邊問點東西吧,交流會上想要偷襲我的人,不知道查的怎麼樣了,你幫我問問。”

秦傾城馬上打電話。

掛了電話,看向葉凡,說道:“是杜家找來的人。”

葉凡冷笑,說道:

“果然如此,不過警方冇有公告,也沒有聯絡我,估計也是忌憚杜家,行吧,那就讓我自己處理。”

秦傾城思索了一會兒,說道:

“魯家是六大二流家族之一,你要如何對付?你是武者,不可能對魯家的世俗之人出手吧?世俗有法律,可不像武道世界。”

葉凡笑了笑,說道:

“什麼二流家族、惹我不高興了,就算是一流家族我都要踏平,世俗家族又如何,辦法總比困難多。”

“我今天過去試試水,真正的戰鬥在今晚開始。”

車子已經進入市區。

直奔魯家彆墅。

這時,秦傾城的手機響起。

“喂,怎麼了?”

“什麼?杜家股價暴跌、已經到了強製退市的地步?”

“網上掀起魯家黑料?”

“……”

秦傾城聽到自己的秘書傳來的各種訊息,再看看眼前這個男人。

他到底有什麼能耐,居然能在同一時間搞兩個大家族,還有一個是二流家族的魯家。

此刻!

網上的傳播速度非常快。

特彆是現在自媒體時代,關於魯家的黑料接連不斷出現。

魯家高管涉嫌強暴女員工、魯家涉嫌泄露用戶**、魯家涉嫌偷稅偷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