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魯總,是不是我給的暗示不夠明顯,我跟你說過什麼?”

魯德望有點懵,陪著笑臉,說道:

“這個……還請蕭總明示!”

蕭博文頓時臉上就出現了不悅,說道:

“我讓你照顧杜家,你怎麼做的?”

魯德望小心翼翼的說道:“我……我安排德標去做了,幫助杜家重振旗鼓,打擊對手……”

啪!

“哼!”蕭博文一巴掌拍在椅子上,冷哼一聲,他不敢再說下去,脊梁骨冒冷汗。

魯家眾人都手心冒汗,戰戰兢兢。

不明所以!

“你們魯家網上這麼多東西被爆出來,你知道是誰做的嗎?”

魯德望小心翼翼的說道:“我們已經著手調查了,很快就會有結果。”

“不用查了。”蕭博文瞪了他一眼,說道:

“是我安排的。”

魯家眾人更加懵了。

魯家曆年來貢獻了大量利潤給蕭家,有什麼好處都忘不了蕭家,隻為尋求蕭家的庇護,不懂為何蕭家要如此對待自己。

但誰都不敢質問。

蕭家作為燕京頂流三大家族之一,實力不是他魯家可以抗衡的。

特彆是最近的蕭家更加活躍,和三大家族之一的陳家之間發生了很多正麵碰撞,世俗界、武道世界都有一些碰撞。

不過都做得比較隱秘,外麵的人不知道,但魯家是知道的,那簡直就是神仙打架。

“魯純陽!”

“在!”魯純陽趕緊上前一步,小心翼翼,大氣不敢喘。

蕭博文看了他一眼,說道:

“昨晚三流家族青年在梅乾嶺的賽車,其中有一位女子遭遇武者襲擊,現在生死不明,你有冇有參與策劃?”

魯純陽渾身冷汗都出來了。

額頭、臉頰的汗珠直流。

冇想到蕭家居然為這事來的。

臉色瞬間蒼白、嘴唇都變成豬肝色,手腳無力。

“我……我……這個……”

蕭博文看他結結巴巴,神色慌張,說道:

“我來這裡是給你們一個坦白從寬的機會,彆以為我冇有能力查出來。”

指了一下身後的那些人,繼續說道:

“你們應該都認識他們,你們今天的一言一行都關係到魯家的存亡,現在的網絡輿情僅僅是開始,我不希望聽到謊話。”

撲通!

魯純陽直接跪下了。

“蕭總,我……是我的錯,我以為您說照顧杜家是幫杜家,是我領悟低,我錯了,我願意接受任何懲罰。”

“梅乾嶺的事是我策劃的,葉凡很強,南山彆墅一戰名動各大家族,本來目標是他,冇想到是他的小姨子過去,我也就將計就計……”

蕭博文擺了擺手,讓他停下,問道:

“把參與整個事件的名單列出來,你排第一。”

“我……”魯純陽瑟瑟發抖。

這其中有一些家族的人,雖然是三流家族,但他也不願意得罪,還有一些職業賽車手。

蕭博文喝一口茶,並不著急,說道:

“我給你十秒鐘考慮,是要你魯家還是保住那些人。”

旁邊一位年輕女子說道:“二叔,你就說出來吧,就算你不說,憑藉蕭家的力量也能查出來,你兩邊都顧不了。”

魯德望也說道:“老二,還不趕緊按照蕭總說的去做。”

魯純陽隻能乖乖寫出來。

十幾個人名,其中大部分都是幾大家族的人。

“武者的名字呢?”

“武者也要?”

“要!”

這關係很大,魯家需要武者供奉,一旦把武者的名字也寫出去,相當於背叛了自家供奉,其他供奉肯定會有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