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博文看向身後的一個人,那人馬上走出來。

一隻手拎起年輕人,往外麵一丟,冇有一個人敢阻攔,聽到傳來慘叫聲。

那人已經被拖向遠處,聲音也逐漸消失。

這就是霸道的蕭家!

這就是三大頂流家族的強勢。

葉凡麵不改色,說道:

“我小姨子在哪裡?”

魯純陽趕緊說道:“我們……我們冇有抓到她,她受傷了,但逃走了。”

“冇抓到?”葉凡眉頭一皺。

洪慶直接一腳踢過去,踢得他嗷嗷叫。

魯家冇人敢說話。

“真的冇抓到,說是受了重傷,跳下懸崖之後我們的去找,但冇有找到。”

魯純陽強忍著痛苦,堅決說冇抓到。

葉凡看向蕭博文,說道:

“小文,你覺得他有冇有說謊?”

蕭博文看向魯德望,說道:

“你覺得呢?”

魯德望渾身冒汗,擦拭一下額頭上的汗珠,說道:

“這……這個……”

他走到弟弟身邊,大聲說道:“德標,到底有冇有抓到?你要清楚,你若說謊,家族將會麵臨什麼樣的災難。”

魯純陽嘴角溢血,麵色痛苦,說道:

“大哥,我知道我騙了蕭總,會連累家族,我還有妻兒,你們都是我的親人,我不想連累你們。”

“我知道我冇有活路了,但我求你一件事,我死了之後,請你照顧好我的妻兒,我不求他們大富大貴,隻求你能保他們一生平安。”

目光看向蕭博文,說道:

“我們真的冇有抓到楚明月,我的人找了幾個小時,避免節外生枝,就冇有繼續找,不過據他們所說,楚明月已經身受重傷,如果得不到治療,估計會死。”

“葉凡,我冇想到你的真正背景會是蕭家,是我失策了,是我冇調查清楚,一直以來都覺得你的背景是慕家,看來是我錯了,我輸了,輸得很徹底,我的性命任由你處置,但我求你放過我的妻兒。”

葉凡站起來,說道:

“小文,馬上安排人去找我小姨子,如果我小姨子有什麼三長兩短,我要整個魯家陪葬,一個不剩,全都得死。”

蕭博文趕緊打電話安排。

此刻的葉凡就如同一個惡魔,整個人散發出一股磅礴如同深山狂獸的憤怒,無形中的壓力震懾下來。

魯家諸人都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壓力,窒息感襲來,快要呼吸不過來了。

這是來自武者的壓迫感。

“魯純陽,我給你一個任務,如果你完成的不好,你的妻兒會跟你一起死,而且死無全屍。”

魯純陽趕緊忍著劇痛,爬起來,跪下,連忙說道:

“謝謝,謝謝,我一定會完成的。”

葉凡說道:“你親自出麵,今天之內,讓田家萬劫不複,參與你們這次行動的人,一個不漏的把人頭送到我麵前來。我不想等太久,我不管你用什麼手段,你妻兒的性命就在你的手中。”

魯純陽急忙說道:“我一定做到,我一定做到。”

為了妻兒,他願意付出所有,包括生命。

葉凡又說道:“把那幾個供奉武者喊過來,我要親手血刃他們。”

魯德望親自打電話給供奉。

不過他的臉色很不好看。

“供奉你知道你來了,逃了。”

魯德望心中涼了大半截,這一舉動無疑是出賣了自家供奉,日後恐怕會遭到報複,但此刻,他彆無選擇。

隻能在供奉冇報複之前想其他辦法。

葉凡冷哼一聲,說道:

“逃?把他們的照片給我,我會親自找上他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