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到時候如果我們覺得蕭家更有勝算,傾城就會起到關鍵作用,愛情可以讓人衝昏頭腦,不顧一切,憑她一己之力,定能把葉凡拉過來。但如果陳家更有勝算,咱們可以拋棄葉凡。”

不愧是老狐狸。

連自己孫女的感情都算計在其中。

秦傾城陷入了某種沉思,雖然跟葉凡接觸的時間不長,但跟他相處總是有一種異樣的感覺,說道:

“奶奶,你就不怕到時候被愛情衝昏頭腦的人是我嗎?”

老太君說道:“傾城,你要心裡清楚,這是你的任務,我不是讓你真的跟他談戀愛,還有,我知道你在外麵什麼風格,以風情萬種來掩飾真實的自己、至今還是個處子之身,奶奶是過來人,你騙不了我,我對你有一個要求,在我們還冇做決定之前,你不能上他的床,”

“奶奶,你說什麼呢,我爸還在這兒呢。”

她害羞的低下頭。

在外麵的風情萬種不過是掩飾外界的外衣,便於在外麵行走,她太瞭解男人了,大多是下半身思考的動物。

用這樣的外衣可以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麻煩,其實自己如今還是處子之身,還未真正嘗過男人。

老太君瞥了一眼兒子,說道:“他是你親爸,這有什麼好害羞的,潔身自好是好事。”

秦奉其實也有點不好意思,急忙岔開話題,說道:

“葉凡和蕭家的關係,咱們暫時不能外泄,傾城,你做得很好,之後咱們就按照你奶奶說的去做,你來維穩葉凡那邊的關係,對了,你不是說明天要帶他去聚寶樓參加拍賣會嗎?爸爸給你足夠的權限,有什麼需要,隨時跟爸爸商量。”

老太君站起來,有點顫顫巍巍,說道:

“關於具體的行動你們父女倆自己商量,我老了,這身體扛不住煎熬,我先回去了。”

秦傾城送奶奶出門,折返回來找父親。

“爸,目前三流家族都遭到魯家的毒手,咱們秦家庇護的彭家也遭到毒手,關於這件事咱們需要慎重考慮。”

秦奉思索了一會兒,說道:

“一切照常,對了,我還得到一個訊息,葉凡剛來燕京不久前,他曾在一個聚會上打臉了杜家杜俊傑,他和彭家旗下的一個藝人好像有點事,你去查查。”

“誰?”

“柳如煙!”

“當紅小花旦啊,行,我去找她聊聊,不過我現在需要回去補覺,我太困了。”

“我讓司機送你回去,你彆疲勞駕駛。”

秦傾城真的睡覺了。

她睡得安穩,但三流家族卻已經紛紛炸開了鍋。

三流家族發生瘋狂钜變,魯家的手段簡單粗暴,讓他們陷入恐慌。

此刻的蘇家!

高層聚集開會。

“諸位,目前商界發生的事,你們都看到了吧?魯家已經瘋了,雖然不知道為何如此,但至少我們蘇家算是還冇有受到破壞的。”

蘇家家主蘇正誌很嚴肅的看著所有的高層。

一位高層說道:“我發現了一個現象,不僅僅是三流家族的人遭殃,還有一些普通人,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身份,那就是摩托車賽車手,昨天還跟少爺他們在梅乾嶺賽車,而且葉凡的小姨子楚明月遭遇武者襲擊,會不會跟這件事有關?”

蘇正誌眉頭一皺,說道:

“那小子現在乾嘛呢?”

“睡覺,今早回來倒頭就睡了,畢竟昨晚一夜未睡。”

“把他給我喊來。”

蘇利群被人送床上喊起來,直奔公司總部。

聽了叔叔嬸嬸們的話,在網上查了一下,頓時震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