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看到了。”

魯純陽站在原地,欲言又止。

葉凡說道:“想喝口熱茶?”

“不了,不了……我這就走。”魯純陽趕緊轉身離開。

霍天南看著箱子裡的人頭,說道:“這……這是田家的田浩炎?葉醫生,這……”

葉凡說道:“昨天參與傷害我小姨子的世俗之人的人頭回一個個送來。”

霍天南一下子語塞。

以前自己混道上時,手段殘忍,抬手砍人,看了很多血腥畫麵,直到後來自己上岸,現在看到葉醫生,突然覺得自己眼前的手段簡直太小兒科。

半個小時後。

魯純陽送來第二顆人頭。

這一次,他冇有遲疑,得到葉凡的確認,轉身離開。

就這樣!

大概隔半個小時送來一顆人頭。

就在他們喝茶的旁邊擺滿了木箱子,血腥味不斷瀰漫,葉凡依舊可以悠然的喝茶,品茶,津津有味。

一直到深夜!

最後一顆人頭送來。

撲通!

魯純陽跪下了。

葉凡很淡然,說道:“你這是什麼意思啊?求我放過你一命?”

魯純陽說道:“我知道我罪孽深重,不配活著,我求您救我妻兒一命。”

葉凡說道:“你妻兒不挺好的嗎?”

魯純陽眼中滿滿的哀求,說道:

“根據您的要求,這些事,我親自出麵去解決,我已經得罪了太多人,就算我死了,他們也不會放過我妻兒的,危險隨時會降臨。”

“葉醫生,我知道我不配求你,但除了你,我實在想不出第二人能保全我妻兒的性命,我願意用我的一切作為代價。”

葉凡冷哼一聲,說道:“你已經是個死人了,死人還有什麼價值?”

魯純陽馬上說道:“有的,我還有點用的,我有家族的股份,我可以給你。”

葉凡笑了笑,說道:“你們魯家一下子得罪這麼多人,你們魯家很快就會遭到反噬,你們魯家的股份不值錢。”

魯純陽將目光看向旁邊的霍天南,哀求道:

“霍總,咱們見過的,你還記得我嗎?我是魯純陽啊。”

霍天南當然記得他。

魯家在以前的霍家看來是高不可攀的龐大家族,一直想巴結,隻是冇機會,身為商人,他肯定要記下這樣的大人物。

不過如今的大人物變成了毛毛蟲。

“我記得你。”

魯純陽急忙說道:“你幫幫忙,幫我求求你葉醫生,我的股份還是有點用的。”

霍天南看向葉凡,說道:

“葉醫生,雖然我不想幫他,不過他的股份確實還有點用,咱們可以兌換成產業,到時候這份產業不需要任何手段便可歸入明凡集團。隻是他提的條件,我不知道值不值。”

看向魯純陽,問道:“你有多少股份?”

“11!”魯純陽急忙說道:“而且我名下還有一些產業,都可以給你,我的所有都可以給你,隻求你保我妻兒躲過這一次的反噬,一年就行,一年之後,他們發生任何意外都與您無關。”

葉凡說道:“我不知道你提供的東西值不值得你妻兒的命。”

魯純陽急忙從腰間取出一個厚厚的檔案袋,雙手遞上去,說道:

“這是我的所有資產、產業證書、而且也已經做好過戶,隻需要您簽名,他們都屬於您所有,很多產業都是可以在國家官網查到的,您若不信,可以查一下。”

葉凡說道:“霍總,查一下,然後給我個估值。”

“所有估值大約在八十億左右,不過魯家今天的一係列行動會遭到反噬,最後能剩下五十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