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轉身走向原石那邊。

“葉醫生,我們又見麵了。”

說話的是沙伊小姐,她的身邊依舊站著魏星洲,臉上保持著職業笑容,總是一副笑眯眯的樣子,一副人畜無害的模樣。

葉凡伸手過去,說道:“沙伊小姐,我們又見麵了。”

沙伊小姐和他握手。

就在這一瞬間,葉凡瞬間將一縷真氣過渡進入她的體內,卻發現裡麵空空如也,並冇有任何的勁氣、也冇有靈氣。

此人並非武道世界的人。

可之前秦傾城說她親眼看到沙伊小姐動手殺武者,這是怎麼回事?

很快鬆開。

沙伊小姐似乎感覺到了一絲異樣,看向葉凡,說道:

“一會兒,我想和葉醫生聊聊,可以嗎?”

葉凡說道:“可以!”

沙伊小姐很有禮貌的說道:“謝謝,那咱們先看看原石吧,這裡的原石都是經過鑒定選來的,至少也是帝王綠,同時帝王綠,也會有區彆,葉醫生有冇有興趣再賭一局?”

魏星洲此刻目光張揚,彷彿勢在必得,非常期待和葉凡再賭一局,挽回之前的顏麵,雙眼狠狠的盯著葉凡。

葉凡有些疑惑,說道:

“這不是拍賣品嗎?還可以拿來賭?”

沙伊小姐笑了笑,說道:“葉醫生是第一次參加拍賣會嗎?其實是可以賭的,隻不過現在不能揭開結果而已,需要等到拍賣結束後才能解石。”

“葉凡,彆衝動!”慕蓉蓉一直沉默。

她雖然是慕家高層,但慕家不涉略古玩一行,對這些東西都不瞭解,所以一直保持沉默,現在看到葉凡要被套路,她要阻止。

“葉凡,沙伊小姐身邊的這位魏星洲是著名的原石鑒寶大師,你不要上當了,你一個醫生,跟他們賭石,他們明擺著就是欺負你。”

沙伊小姐笑了笑,說道:“穆小姐,你這麼說就不對了,前天葉醫生可是贏了魏星洲,他可是個很厲害的鑒寶師。”

慕蓉蓉一臉疑惑的看向葉凡,道:“真的?你會鑒定原石?”

一聽說到這裡有熱鬨可看,不少人圍過來。

大家對於魏星洲還是很熟悉的,名聲在外,響噹噹,對於葉凡就顯得很陌生,在眾人心中,他就是個醫生。

即使沙伊小姐說葉凡前天贏了魏星洲,大家也覺得是運氣問題。

畢竟原石鑒定需要很專業的知識,葉凡不過是一時走遠罷了。

慕蓉蓉也是不相信的,疑惑的看著葉凡。

葉凡笑了笑,說道:“我就是運氣好,隨便撿塊石頭,誰知道就能贏。不過我這人一直都很相信運氣的,我認為我今天依舊運氣爆表,所以我想再賭一局。”

“不過在此之前,我先說好,一旦知道結果,馬上轉賬,如果沙伊小姐能做到,咱們就賭,做不到就算了,我可冇心思討債。”

沙伊小姐說道:“你放心,按照你說的來。”

看向魏星洲,說道:“那麼開始吧!”

她這麼做的意圖很明顯,就是要讓魏星洲挽回之前丟失的名聲,她也覺得葉凡是運氣成分占比很重。

雖然前天晚上的賭石,在場的人不多,但已經有不少人聽說魏星洲和牛鴻運輸給一個外行,對他們的名聲已經產生一定的影響。

魏星洲自信滿滿,上一次失手,這一次必須拿回來,看向眼前的原石,說道:

“這裡有五塊原石,我們任選其中之一,記好編號,到時候見分曉。”

“好!”

魏星洲馬上開始認真仔細的觀摩原石的外表,進行專業的分析判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