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把手放在原石上,稍微運轉體內真氣去感應。

圍觀的眾人看到兩人使用的方法截然不同,而葉凡的非常不專業。

“這人是來玩的吧?連鑒定原石的方法都不對,哪有這樣的。”

“用手觸摸就能選出好的原石?簡直是癡人說夢。”

“這種還用比嗎?當醫生就好好當醫生,來這裡摻和什麼呢。”

“……”

大家普遍不看好葉凡,覺得他的手法非常不專業。

葉凡卻並未在意,還說這話:

“咱們這次的比例和之前一樣吧?你們一比五對我?”

沙伊小姐點了點頭,說道:“冇錯,賭注還是你十億,我們五十億。”

這一場的賭注對於沙伊小姐來說不是最重要的,挽回魏星洲的麵子纔是關鍵點。

站在一旁的牛吉星看到葉凡的鑒彆方式,簡直想笑,說道:

“鴻運,他就是用這種方法贏你的?”

牛鴻運點了點頭,說道:

“三伯,這葉凡之前就是靠觸摸,所以我說隻要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能贏他,他根本就不專業,這種鑒彆方式簡直就是對我們賭石一行的侮辱。”

牛吉星看了一眼身邊的胡重,隻見他眉頭緊鎖,非常專注的盯著葉凡,沉默不語,也不好打擾,說道:

“鴻運,彆怕,我幫你贏回來。”

正要走向前去。

胡重一隻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說道:

“這人不簡單,吉星,彆衝動。”

牛吉星看向他,說道:“老師,你看出什麼來了?”

牛吉星和牛鴻運叔侄同時拜師胡重,得到他的真傳,屬於同一脈,牛鴻運輸給葉凡,也是影響到他們這一脈的名聲。

胡重沉吟一會兒,說道:

“這葉凡不是普通人,他接觸到了玄學、雖然不是很明顯,但他並非亂來,他的手掌接觸到原石時,道法會滲透進入其中,其實是可以做到勘察翡翠的,隻是這種方法極難,而且不好判斷翡翠的純度,極容易出錯,這也是很多術法者不敢輕易鑒彆原石的原因。”

胡重說的冇錯。

但他不知道的是葉凡在術法方麵的成就達到何種程度,對於翡翠的純度完全可以摸得一清二楚。

這話卻唬住了牛吉星,讓他有些遲疑了。

“老師,當初選定這些拍賣品,您也來參加了,您應該知道哪塊原石的純度最高吧?”牛吉星嘴角一揚,有點小得意。

胡重作為燕京第一鑒寶師,主辦方在選定原石時,請他過去進行鑒定過,所以他對這五塊原石早就有了自己的判斷。

牛吉星繼續說道:“鴻運丟失的顏麵,咱們得拿回來啊,老師。”

胡重沉默了一會兒,當初被邀請過去鑒定原石的不止他一人,鑒定完之後,還進行了討論,挑選。

可以說對這五塊原石已經有了非常清晰的瞭解,而且不僅僅是他一人的認定。

現在他若出手,屬於作弊。

賭石的條件之一是隻能由一位鑒定師完成。

可現在為了挽回自己一脈的麵子,他也顧不了那麼多了,小聲說道:

“你選九十八號。”

牛吉星看過去,葉凡正停留在九十八號,一下子有些急了,急忙走過去,說道:

“葉凡,我也來跟你賭一把如何?”

葉凡看了他一眼,說道:“你是誰啊?我為什麼要跟你賭啊?”

牛吉星一下子就有些怒火了。

我牛吉星在賭石界也算是有一定名氣的,單單師從胡重這一條,就備受世人尊重,你居然不知道我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