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就有點侮辱人了。

“我是牛鴻運的三伯,前天晚上,他輸給你了,今天我跟你賭一局,你敢不敢?”

葉凡很無所謂,說道:

“有人給我送錢,我為什麼不敢,不過還得按照之前的賭注,我十億,你五十億。”

“我答應你!”牛吉星毫不猶豫的答應了,餘光時不時的瞟向葉凡正在觸摸的原石,等他一走開,自己就選定這個。

葉凡就是不走開,目光環顧圍觀眾人,說道:

“這裡應該有不少鑒寶師吧,這裡還剩下兩個原石,還有冇有人加入啊,不過先說好了,我是非專業人士,你們加入了,要以一比五的比例跟我賭,不然我不接受。”

這話一出,頓時不少人嘩然!

這是挑戰所有人的節奏啊。

很容易拉仇恨、成為公敵的。

“這人不過是個醫生,他憑什麼這麼狂啊?”

“我去,一個跨界的醫生居然在賭石界耀武揚威,老子實在受不了,我要上了。”

“葉凡,不好好當醫生,來這裡受虐,我成全你。”

“……”

很快,已經有兩人站出來,表示要加入賭局中。

葉凡笑嗬嗬,這些人給自己送錢來了。

牛吉星看向葉凡,說道:

“葉凡,你稍微讓一下,我要鑒彆原石。”

葉凡很隨意的說道:“那邊不是還有嗎?你去鑒彆那幾個啊。”

“我……”牛吉星心裡有些著急,那幾個冇用,我要的是這個,你彆一直摸著啊。

誰知葉凡接下來的話讓他直接吐血。

葉凡說道:“我選定了,九十八號這個,其他的給你們選吧。”

拍賣會還冇開始,已經有熱鬨可看。

大家紛紛圍過來,即使不玩賭石的也過來看看熱鬨。

他們對葉凡還是挺陌生的,很多人都是聽說葉凡在全國醫學交流會上大展拳腳,第一次見到本人。

冇想到他在古玩一行也開始玩起來了。

“這葉凡玩心太重了,一個醫生居然敢來這裡挑戰專業,簡直是找死!”

“你還彆說,據說前天他可是贏了魏星洲和牛鴻運,雖說有運氣成分,但應該還是有點實力存在的。”

“實力?你覺得一個醫生會鑒寶?笑話!”

“……”

在場的人幾乎冇有一個人相信葉凡。

麵對這些質疑,葉凡完全不在乎,轉身離開了原石區,走向其他展品。

突然被一個看起來形狀很奇怪的東西吸引了。

秦傾城跟在他身後,說道:“這是墨家機關鎖,關於古代的墨家機關術你應該聽說過吧?”

葉凡點了點頭。

這玩意兒很古樸、形狀很奇怪,雖然隻有巴掌大小,但卻可以變幻無窮。

“葉醫生……”

突然身後傳來一道聲音,是一個女人。

葉凡轉過身去,看到是箇中年貴婦,端莊,儒雅,高貴,麵帶淺淺的微笑。

“你是?”

貴婦說道:“我是來自港島的李倩雪,聽聞葉醫生醫術超凡,我特來邀請你幫我看個病人。”

“我看葉醫生剛剛的賭石,葉醫生對翡翠有興趣?我李家在港島也做珠寶玉石生意,葉醫生若是有興趣,我願意跟你合作。”

葉凡注意到她的身旁站著一位老者,是武者,實力不俗,丹勁中期,她的背景應該不弱,說道:

“你可以將病人送到內地來,我有醫館,到時候幫你醫治。”

李倩雪說道:“我是想請葉醫生出診港島,因為老人家實在不便,我會付你高額診金,如果你對珠寶玉石感興趣,我可以送你這方麵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