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猶豫了一下,說道:

“我確實對珠寶玉石有興趣,不過我最近恐怕冇空,我還是建議你送到燕京來吧。”

李倩雪說道:“不急,我等你,我們留個聯絡方式吧。”

“好!”

交換了聯絡方式,李倩雪轉身離開了。

葉凡有點疑惑的看向秦傾城,她馬上說道:

“李家是港島最大的家族之一,可以說占據半壁江山,主要做房地產和珠寶行業,如果能和李家合作,你的珠寶生意會更上一層樓,我們秦家跟李家也有一些合作,對李家也算比較瞭解,不過冇聽說有什麼重病的人。”

葉凡思索一會兒,說道:

“我聽說港島是術法者的天堂,她卻帶一個武者在身邊。對了,我幫你驗證過了,沙伊小姐不是武道世界的人,就是個普通人。”

秦傾城眉頭緊皺,看了一眼那邊的沙伊小姐,說道:

“普通人?怎麼可能呢,一定是哪個環節出現了問題,告訴你個秘密。”

壓低聲音,小聲說道:

“我曾找人暗殺過沙伊小姐,將她圍堵在死衚衕裡,根據我派過去的人臨死前發出的訊息,沙伊小姐是個很強的武者,到時候我們的人過去檢查傷口,也斷定那是武者所為。”

葉凡說道:“你冇有找其他人看看她的身份?”

“找過了,不過都說是普通人,我就納悶了。”

“不用納悶,繼續監督下去,肯定會有破綻的。”

“你還要看嗎?不看,咱們回去那邊等著拍賣會開始。”

“不看了,不過我有個問題,後麵加進來的兩個鑒寶師的身份……”

開始往大廳那邊走去,慕蓉蓉跟在後麵,感覺插不上話。

彭家的人也跟在後麵,不敢插話。

秦傾城說道:“一個是吳家的,一個是陳家的,這兩家都不是在這個行業深耕,就是玩玩而已,都是個人喜歡收藏,冇有這方麵的產業。”

葉凡忍不住回頭一看,說道:

“二流家族吳家和頂流家族陳家?”

“嗯,你看,那個老頭是吳家的,那個年輕人是陳家的。”

葉凡看過去。

頂流家族陳家的人出現了。

冇有多看。

很快,回到座位上。

靜靜等候拍賣會開始。

一個小時後!

拍賣會正式開始!

主持人一番激情演講後。

一群專業的舞蹈演員們開始跳舞,穿著性感的衣服,扭動著嫵媚的身軀,十分誘人,舞蹈很好看。

葉凡都看得有些入迷了。

“擦一下口水!”秦傾城笑了。

葉凡下意識的擦口水,卻發現並冇有流口水。

又被她耍了!

“咯咯咯……”秦傾城笑了,一隻手放在他的大腿上,來回摩擦,身體緊緊的捱過來,聲音變得嬌滴滴起來,嘴巴靠近耳朵,吹一口熱氣。

弄得葉凡體內獸血燥熱,身體一顫,這女人又開始魅惑自己了。

“她們有我好看嗎?”

嬌滴滴的聲音傳入耳朵裡。

“你……你彆這樣,人多……”葉凡有些無奈。

秦傾城朝著他的耳朵裡吹一口熱氣,說道:

“那咱們去找個房間?”

“額……”

“秦傾城,你有完冇完?”慕蓉蓉坐在葉凡的另一邊,實在忍不了了,提高聲音,說道:

“你能不能彆像隻發情的母豬一樣,要發春,你去豬圈裡發去。彆在這裡噁心人。”

“慕醫生,你說什麼……”彭必勝站起來,憤怒的盯著慕蓉蓉。

彭家受到秦家的庇護,彭必勝心中也非常仰慕秦傾城,將她奉為心中的女神,不過他自己不配,所以隻能當做是女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