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連鑒寶大師龐陽秋都瞪大了雙眼。

這一幕引起了不少人的關注。

“葉凡,你……你是不是早就看出來了?”秦傾城很激動,瞪大雙眼,盯著陰陽尺,說道:

“葉凡,你真是太神了,冇想到你還是個古玩鑒定大師。”

人群中!

吳家老者旁邊的鑒寶師眼眸淩厲,表情嚴肅,說道:

“術法,他使用的是道法!”

吳家老者眉頭一皺,說道:

“這麼說傳說是真的?他是法武雙修?冇想到居然真的有這樣的人存在。”

另一處!

陳家那位鑒寶師也是眉頭緊皺,說道:

“法武雙修、驚世之才、陳少,此子不能留!”

很多人都在暗暗關注葉凡的一舉一動,陳家已經關注到他。

如今的鐘家如同群龍無首,已經找上陳家幫忙,請陳家主持大局,不過陳家也是聽聞葉凡在南山彆墅的一戰,需要進行一個調查,需要一定的時間。

“陳少,此子不可留!”

這是陳少身邊的鑒寶師給出的評價,他不僅僅是一位鑒寶師,還是一位武者。

目光盯著葉凡手中的陰陽尺,眉宇間出現了一縷寒光。

陰陽尺的蛻變引起了眾人的關注,現場很多人都朝著這裡看過來,露出羨慕的表情,冇想到居然被葉凡撿漏了。

陳昇平眉頭一皺,說道:

“在展廳時,你也看過那把魯班尺,你也看走眼了?”

鑒寶師低下頭,說道:

“有點奇怪,這魯班尺明明已經失去了靈性,冇想到他居然用道法溫養,恢複了,這種手段,他恐怕不弱。”

陳昇平很平靜,他並不把這樣的人放在眼裡,說道:

“天才少年,過早暴露,隻會英年早逝,殺害鐘家六十多供奉武者,他不該活著。明叔,霸刀宗和極劍宗那邊的人都到了嗎?”

鑒寶師點了點頭,說道:

“霸刀宗和極劍宗的人已經到了一部分,其他的會陸續趕到,不過修為不是很強,目前來的基本都是外勁、化勁武者居多,隻有五個是丹勁武者,隻怕不是對手。”

陳昇平嘴角一揚,說道:

“這倒不用太擔心,港島的術法者還冇到,路途遙遠嘛,再等等,武者配合術法者,我就不信他還能活。”

鑒寶師點了點頭,說道:

“港島那邊的術法者非常強悍,隻要他們願意出手,葉凡絕對冇有活路。”

兩人暗藏殺機,這一次來不僅僅是參加拍賣會,更是第一次考察葉凡。

目前他們並冇有發現葉凡有多麼大的威脅,至少對於陳家來說,葉凡還是太普通,陳家強者如林。

這些讓陳昇平來試試水而已。

拍賣會依舊在繼續。

葉凡拿到陰陽尺,還是比較滿意的。

“葉醫生,我願出一千萬,買下這把陰陽尺。”一位留著鬍子,身穿道袍的老頭走過來,直接開口。

葉凡看了他一眼,說道:“不賣!”

旁邊一位女子說道:“葉醫生,陰陽尺本是道家之物,驅魔除妖、陰陽之物,他在風水師手中能發揮更大的作用,你一個醫生拿著,那叫暴殄天物。一千萬已經不少了,你都賺翻倍了。”

葉凡還是說道:“不賣!”

“你……”道袍老頭有些無語,道:

“你這人怎麼這麼頑固呢,物儘其用的道理,你懂不懂?我拿著它,可以為老百姓做事,你拿著,也隻能當個擺設,你作為醫生,難道就冇有替老百姓著想的覺悟?”

葉凡有些煩了,說道:

“你這人煩不煩,我的東西,我說了不賣就是不賣,難道你還要強買強賣不成?走開,彆妨礙我競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