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罷,舉起手中的牌子,喊道:

“五百萬!”

道袍老者看過去,直接喊話道:

“六百萬!”

葉凡白了他一眼。

老者嘿嘿笑了笑,說道:

“葉醫生,你想要這龍泉劍,我拍下來給你,還你的陰陽尺,如何?”

其他人也有舉牌競價。

現在已經喊到九百萬。

葉凡舉牌,說道:“一千萬!”

“一千一百萬!”

又有人競價。

老者還是不依不饒,說道:“葉醫生,龍泉劍給你,陰陽尺給我,這個交易很劃算,現在龍泉劍已經競拍到一千三百萬,比你的陰陽尺高出很多了。”

葉凡看向旁邊兩人,問道:“他這人怎麼回事啊?”

秦傾城說道:“他是吳家的人,也是一名術法者,說是來自港島,對於鑒寶古玩這一塊也是懂一些,總之,懂得東西挺多、挺雜。”

看向道袍老者,說道:

“前輩,葉醫生說了,不賣,你就彆在這兒強買強賣了吧?”

老者有些不甘心,但看到葉凡態度堅決,還是轉身離去。

秦傾城看了一眼葉凡手中的陰陽尺,說道:

“難道你要當道士?這玩意兒能轉手賣個一千萬,已經是大賺了,你為什麼不賣啊?”

葉凡兩隻手握住陰陽尺,輕輕一轉,聽到哢一聲,一分為二,拿在手中,說道:

“陰陽尺、一陰一陽、溝通陰陽、測吉凶、它不僅是道士專屬物,在我手裡能發揮更大的作用,你知道在民國時期,陰陽尺最大的作用是用來做什麼嗎?”

秦傾城搖了搖頭。

葉凡說道:“殺人、屠鬼。”

“額……”秦傾城呆住了。

一把尺子還能殺人?還能屠鬼?

簡直不可思議。

葉凡嘴角一揚,這可是好東西。

“它在我手裡,不僅可以殺人,屠鬼、還能治病、驅邪,用途多著呢。”

秦傾城看著他滿意的表情,說道:

“當時在展廳的時候,你一眼就看上了,但你不願意多說,是怕拍賣時,被人跟你搶,冇想到你還挺精的嘛。”

葉凡笑了笑,不說話。

她又說道:“你還看上什麼了?我送你!”

就在這時!

工作人員走過來,雙手奉上龍泉劍,遞交給旁邊的慕蓉蓉。

慕蓉蓉轉手遞給葉凡,說道:

“葉凡,送你了。”

“……”葉凡一時不知該怎麼說,有些驚愕的看著她,說道:

“我也冇說我想要啊!”

慕蓉蓉說道:“你剛剛競拍了,你不想要?”

“我那是……”

“我不管,你收了秦傾城的機關鎖,你就得收我的龍泉劍,還有,我的龍泉劍比她的貴。”慕蓉蓉直接塞給他,有點霸道。

還不忘朝著秦傾城投去挑釁的目光,似乎在說我送的比你的貴。

秦傾城也看著她,說道:

“慕蓉蓉,你是在跟我比誰有錢嗎?我秦家做珠寶玉石產業,這可是暴利產業,而且我能支配的財富可不是你能想象的,跟我比錢,你是在找死!”

看了一眼,舞台上正在競拍一塊原石,馬上舉牌,大聲說道:

“三百萬!”

慕蓉蓉不甘示弱,說道:

“我們醫生一行難道就不暴利嗎?暴到你無法想象,要論輩分,你比我還小一輩呢,你跟我比家族財富的支配權?簡直可笑。”

馬上舉牌,喊道:

“一千萬!”

“一千一百萬!”

“一千兩百萬!”

“……”

兩個女人又開始了。

兩人輪流喊,根本不給其他人競價的機會。

都一臉懵的看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