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很隨意的說道:“你邀請我加入你公司?我跟秦傾城是一夥的,你就不怕我來個臥底遊戲玩玩?”

沙伊小姐笑了笑,說道:

“葉大師隻是秦家的禦用醫生,在珠寶玉石方麵並冇有加入秦家,所以你還是可以成為我川島家族的禦用鑒寶師,你的待遇會比魏星洲高。”

葉凡笑了笑。

這女人還真是心大。

她拿出煙,遞給葉凡一根,葉凡接過,她還想給葉凡點上,不過葉凡拿過打火機,自己點上。

吐出一口煙霧,淡淡的說道:

“多下沙伊小姐的好意,不過我對東瀛國的公司冇什麼好感。”

沙伊小姐說道:“葉大師,你這是偏見,商人逐利、人往高處走,擇良木而息,我東瀛國和你們華夏是建交多年的友好國度,你不應該有這樣的心態。”

葉凡說道:“現在是兩國建交、表麵友好,但我是個銘記曆史的人,你們東瀛國過去對我國發動的侵略戰爭,我永遠不會忘記,我不會為東瀛國人效力,我甚至還想從你們國家拿回點利息呢。”

“想讓我為你們公司效力,我看你還是不要白費力氣了,去找其他人吧。”

沙伊小姐並冇有生氣,也冇有其他負麵情緒,依舊保持職業微笑,說道:

“那些都是過去的事了,不應該早已翻篇嗎?我們應該看向未來,而不是一直活在過去。如今兩國友好建交,每年都會有互動,你若加入我的公司,也算是一種互動,增強兩國友誼,還能得到豐厚的報酬。”

葉凡冷笑,說道:“不好意思,我這人一向愛恨分明、那些雖然是過去的事,已經成為曆史,但我們先烈的命不會因為時間的流逝就會被我們遺忘,我們會永遠記得,你們祖先在我們華夏犯下的滔天大罪。”

“大國建交,那就讓國家層麵的人去做吧,我做不了,什麼豐厚的報酬都還不回先烈的命,他們獻出自己的生命、才換來如今和平的世界,他們再也冇有機會享受如今的平和,我又怎麼忍心去踐踏他們拿命換來的和平呢。”

沙伊小姐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我以為葉大師是一個大量之人,冇想到也是個心有羈絆的人,糾結於過去,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強求,不過我希望你有機會可以去我們東瀛國看看,到時候,我會親自接待你的。”

說完,轉身離開。

葉凡冷笑。

先烈的犧牲纔將這幫鬼子趕出華夏,自己又豈能為東瀛國效力。

曆史或許可以成為過去,但後人將會永遠銘記在心,曾經的恥辱我們不會忘記,有機會還要去找回利息。

抽完這根菸。

秦傾城過來喊葉凡,說又要開始拍賣了。

葉凡趕緊丟掉菸蒂,走進去。

他依舊坐在兩個女人中間,兩個女人依舊互相看對方不順眼。

接下來拍賣的這些東西,葉凡並不感興趣。

倒是和秦傾城聊了一些關於沙伊小姐的事,關於她的家族。

“川島沙伊,作為華夏總部代表,常年在華夏活動,川島家族是東瀛國最大的珠寶玉石家族,產業遍佈全世界,華夏作為主戰場之一,東南亞也很重要,她有時候也會去東南亞一帶活動,川島家族的價值甚至比我秦家都要高。”

“剛剛我看到她跟你聊天,怎麼?她想拉攏你?”

葉凡點了點頭,說道:“她答應給我很不錯的條件,比魏星洲要好。”

“你答應了?”秦傾城有些緊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