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笑了笑,說道:“我冇有太極蘊,但我有其他,同樣可以發揮相同的效果,對於世俗之人來說,可救一命。”

這話一出。

不僅吳天照,秦傾城和慕蓉蓉也很震驚,同時也很渴望。

“真的?”吳天照激動不已,說道:

“葉醫生,隻要你能拿出來,我可以負責幫你銷售,八百億絕對冇問題,甚至一千億都有可能,有一旦有錢,就怕死,畢竟钜額的財富都是建立在白骨之上的,仇家不少。”

“就拿最近的商界變局來說,魯家一天之內擼了那麼多三流家族、還有二流家族鐘家,很快就會遭到反噬,這是鐵板釘釘的事。”

“據我所知,陳家已經對魯家動手,魯家敗亡已是註定之局,三流家族到時候也不會放過魯家,如果有這麼一個護身符,或許還能脫身。”

葉凡笑了笑。

太極蘊不過是天師府的術法者們製定了一個精妙的小型陣法,給予佩戴者一層保護,當預告到危機,陣法將會自動開啟,擋住致命一擊。

這種小型陣法,他也可以佈置,甚至比太極蘊更強,不過需要一些比較稀有的材料。

“吳老闆,我需要一些材料,明天我給你列出來,你幫我尋來,到時候送你一個。”

“好,好!”吳天照激動不已,有這麼一個護身符,相當於多了一條命,說道:

“葉醫生,來,我再敬你一杯,祝咱們合作愉快。”

兩人相談甚歡。

葉凡卻注意到周圍有一些不和諧的目光始終注視著自己。

看向窗外,月光照耀。

恐怕今晚從這裡離開不會順利。

“葉大師,百聞不如一見!”

陳家陳昇平走過來,舉著手中的酒杯,嘴角一揚。

葉凡看了他一眼,此人眼眉中蘊含寒氣,並且遮掩得不是很明顯,說道:

“你是?”

其實葉凡知道他是誰,秦傾城給他說過。

陳昇平冇有介意,說道:

“我叫陳昇平,來自三大家族之一的陳家,早就聽聞葉大師在南山彆墅一戰,以一敵百,戰無不勝,很是敬仰,更是見聞你在全國交流會上大放異彩,大敗國外一流國手,今天又在拍賣會上驚豔眾人,可謂是驚才絕豔,實屬罕見。”

“令我心之神往,希望能和葉大師結交好友,不知葉大師能否給個麵子啊?”

一陣吹捧,說得卻也都是事實。

明知對方來這兒不善,但好話聽著就是舒服,說道:

“交朋友嘛,多個朋友多條路,我當然不會介意,陳少自己來?”

陳昇平說道:“古玩收藏、陳家也就我好這一口,就是過來玩玩,冇想到能見識到你的大本事,我這人喜歡結交能人異士,能跟葉大師結交,此行不虛。”

葉凡笑了笑,並未說話。

他繼續說道:“我有一異寶,想邀請你葉大師幫我鑒彆一下,不知葉大師有冇有時間呀?”

“什麼時候?”

陳昇平說道:“這日不如撞日,咱們現在就走,如何?”

葉凡說道:“現在這般美味佳肴擺在眼前,就此離開,豈不遺憾,不如改日吧?”

秦傾城還有些擔憂。

他知道陳昇平定然是不懷好意的,但她秦家受陳家庇護,也不敢說話,好在葉凡拒絕了。

陳昇平看了一眼美味佳肴,說道:

“葉大師原來是個吃貨啊,好說,你想吃什麼山珍海味,我都能給你弄來,加倍補償,我那異寶可是讓我愁了很久,睡都睡不好,拿命換來的,今晚不幫我鑒彆一下,我估計又睡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