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思索了一會兒,說道:

“如果我幫了你這個忙,你打算怎麼答謝我?”

秦傾城看著他,說道:“隻要我有,你想要,我都可以給你,包括我的身體。”

這句話還是很有誘惑力的。

秦傾城的美如其名,傾國傾城、平日裡擺弄的身姿更是魅惑到骨子裡,無數人心中的完美女神。

可遠觀可不可褻玩焉的感覺。

葉凡忍不住打量她的完美身材,嘴角露出邪惡的笑容。

秦傾城有幾分緊張,她冇想到葉凡會這麼**裸的盯著自己的身材看,但已經做出的承諾,用自己換回家族的安然無恙,還願意犧牲自己。

葉凡突然收回目光,說道:

“你喝酒了,就不要開車了吧。”

秦傾城有點不懂的他意思。

葉凡坐正,靠在座椅上,說道:

“你不是要引我到百花嶺峽穀嗎?不如咱們先找個地方吃點東西,喝點茶,醒醒酒再去。”

秦傾城急忙點頭,拿出手機,喊來司機。

她和葉凡兩人坐到後排去。

這一路上,兩人都保持沉默。

總感覺兩人攤開了之後,回不到之前的狀態,氣氛有點尷尬。

“葉凡,要不你說點話……有點尷尬……”秦傾城還是受不了這樣的氣氛。

葉凡也覺得有點尷尬,說道:

“我還是喜歡你之前那樣,又大又圓又軟……”

秦傾城笑了笑,儘力恢複,伸出一隻手,放在他的大腿上,身體一下子趴在他的身上,直接將他壓在身下,兩人的臉頰僅僅隻有三厘米的距離。

都可以感受到對方撥出的熱氣。

開車的司機忍不住嚥了咽口水。

“眼睛往下看!”

葉凡的眼睛稍微往下。

體內獸血沸騰。

原本就是穿著低胸禮服,這一壓,兩隻大白兔露出更多,深深的事業線更加明顯,潔白如雪。

葉凡感覺到血液沸騰、心跳加快,臉色逐漸漲紅,折磨人的小妖精,快要忍不住了。

秦傾城伸出感性的粉紅舌頭,舔了舔殷紅的嘴唇。

這一動作、這一距離、這一狀態。

誘惑到極致!

葉凡終於忍不住流鼻血了。

秦傾城快速起身,笑了,道:

“你流鼻血了,咯咯咯……”

葉凡趕緊擦了擦鼻血,有點尷尬。

秦傾城突然伸手,幫她擦拭鼻血。

葉凡剛剛平息一丟丟的獸血又開始沸騰,急忙撥開她的手,說道:

“你再這樣,我真的忍不住了。”

“咯咯咯……”秦傾城笑了,似乎恢複了之前的狀態,說道:

“你真是個純情小處男,難道你平日裡都不看片嗎?就算冇有女人,也可以先學習一下嘛。”

拿出手機,說道:“我給你傳幾部過去,你回家研究研究、看完了告訴我,我再給你傳,好好學習。”

很快!

葉凡收到了她傳過來的片。

頓時有些驚愕。

“你平時手機裡都有這些東西?”

秦傾城滿不在乎的說道:“這有什麼,人嘛,總是要多學習學習,不然你以為我怎麼裝的那麼嫻熟,再說了,我藏在手機裡,可是經過加密的,彆人也看不到。”

葉凡對這個女人真的是重新整理了三觀。

她繼續說道:“有機會咱們一起研究研究,然後實戰一下,嘿嘿。”

葉凡不知道說什麼了。

冇經過房事的女人,卻能在這方麵侃侃而談,絲毫冇有害羞的感覺。

估計也就隻有她了。

這些片真的能起到這麼大的教學作用?

回去有時間看看!

秦傾城看了一眼後視鏡,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