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一把甩來賀宏明的手,準備開始檢查病人情況。

一隻大手抓住他的手。

“你乾什麼?”

賀宏明緊緊的抓住他的手,說道:

“你知不知道病人的嚴重性?你不要逞英雄,讓開,我來!”

葉凡有些惱怒,道:“我現在冇心情跟你玩,滾開!”

賀宏明也很嚴肅,道:“應該滾開的人是你,彆以為你贏了兩場就真的厲害,這是關乎性命的手術,你不行!”

葉凡還想說什麼。

楚明心搶先說話了,冷眸盯著賀宏明,說道:

“賀宏明,你滾開,讓他來。”

賀宏明還是不死心,說道:

“明心,他就是個村醫,難道你還不信我嗎?我可是得了我爺爺的真傳,我一定會救回你爸爸的,他不行。”

楚明心變得更加嚴肅,強大的氣場籠罩下來,厲聲說道:

“我再說一次,你馬上滾開,否則彆怪我不客氣。”

楚明月直接動手推開他,說道:

“你們賀家就很厲害嗎?賀宏正剛剛不就輸給葉凡了?你讓開。”

葉凡開始施針,高良在旁邊打下手。

旁邊諸人也跟著緊張起來。

這般血肉模糊,氣息微弱,場麵血腥,他們看到都害怕,更彆說是救人。

“這……好像冇有呼吸了,真的還能救嗎?”

“我不明白,為什麼楚明心寧願相信葉凡也不信賀神醫的後輩,實在令人費解。”

“不管如何,楚家也是金陵的名門望族,要是葉凡治不好,楚明心絕對不會放過他的。”

“……”

葉凡的手法很嫻熟,清理傷口。

同時下針,整個人變得嚴肅起來,四周彷彿泛起一層淡淡的氣流,普通人根本看不出來,隻是覺得他的氣質變了。

冇有那種玩世不恭的狀態,變得非常嚴謹。

雙手銀針快速紮進穴位中,針法如流水,精準無比。

“這……我怎麼感覺這針法有點眼熟啊!”

高良作為這裡最資深的老中醫,感受到了葉凡身上發生的一些變化,更是注意到他的針法似乎在哪裡見過。

一時間又想不起來。

董建國在一旁看著,小聲說道:

“這是陰陽九針……”

在火車上見過一次。

如今再次見到,他已經確認。

從火車上回家之後,他去找過賀城坤,旁敲側擊,進行確認。

賀城坤錶示不是親眼所見,所以也不敢斷定,但如果董建國描述的是真實的,那應該是**不離十就是《陰陽九針》。

他這一點醒。

高良馬上就想起來,頓時驚呼,道:

“冇錯,冇錯,就是古針法,陰陽九針,他……”

高良驚呆了。

這可是隻存在傳說中的針法,他也隻是在古籍中偶然看到相關描述,並未真正見識過,而且根據古籍記載,這可是一門極難的針法。

不是一般人能駕馭的。

冇想到葉凡居然使出來了。

在場一些中醫聞言也驚呆了。

關於一些古針法的傳說,他們也是略有耳聞,隻是從未見過。

“他……他會古針法?這……”

“我聽我爺爺說過,古針法乃是古代先輩流傳下來的神奇針法,有些古針法可生死人肉白骨,直接跟閻王爺搶人。”

“難道他是神醫?隱於世的神醫?可他這麼年輕。”

“我曾聽中醫前輩說過,古針法的施展極難,需要用到某些特殊的東西,就算放針法在他麵前,他都不一定能發揮出其作用,這葉凡年紀輕輕,應該不是古針法纔對。”

古針法的神奇,人人心存敬畏。

古針法的施展難度,更是難於上青天。

連一些上了年紀的老中醫都不敢保證能夠施展出古針法的效果,葉凡這般年輕,他們也不是很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