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何況,他們並冇有感受到葉凡的針法的特彆之處。

他們醫學道行不夠。

高良也隻是能夠感受到一些變化而已。

葉凡完全不理會旁人如何評判,他專心救人,旁若無人。

“鳩尾穴,逆時針,兩圈半。”

葉凡說著。

高良趕緊幫他撚動鳩尾穴的銀針。

噗……

楚天雄咳出一口黑血,終於醒過來。

“醒了,醒過來了。”

“心臟跳動回來了,太好了。”

“總算是活過來了。”

那些西醫設備一直在旁邊檢測病人的內臟變化。

楚天雄咳了一口黑血,終於甦醒過來,眼眸模糊,但終於能看清世界,想要說話,卻說不出來。

“爸,你終於醒了,你嚇死我了……”楚明心看著爸爸,有些激動。

“爸,太好了,太好了。”楚明月也非常激動。

站在一旁的董英媛整個人都呆住了。

她也是幫忙送人過來,在她心中,楚天雄已經無力迴天,就算是她爺爺出手,都不一定能救活過來。

冇想到葉凡居然做到了。

“他……真的很強嗎?”

事實擺在眼前,但她還是不願意相信。

葉凡雙手不斷撚動銀針,說道:

“晴姐,去拿夾板,還有我配好的那些膏藥過來。”

王晴趕緊轉身進去。

之前一直情緒激動的賀宏明不說話了,呆呆的看著葉凡的手法,看著病人甦醒過來。

突然明白了兩人之間的差距。

他出手,不一定能做到這一步。

遠在賀家彆墅的賀德義三兄弟一起從直播間內觀察天醫館的情況。

當看到楚天雄被送進來時。

儘管不是在現場,不能親身感受病情,但他們隔著螢幕都覺得楚天雄九死一生。

現在看到楚天雄甦醒過來,也有些被驚到。

“三弟,你聽到了嗎?”賀德雲看向三弟,三弟是他們這一輩中,醫學天賦最高,醫術最好的,說道:

“高良說那是陰陽九針,你覺得呢?”

三弟摸了摸下巴,沉默一會兒,說道:

“不知道,針法唯有近距離感受才能更好的分辨,就算真的是古針法,這葉凡年紀輕輕也駕馭不了,頂多也是學到皮毛,不足為懼。”

大哥賀德義馬上說道:“這麼說,等會兒宏明還是有可能戰勝他的?”

他關心的隻是自己的兒子能不能戰勝葉凡,為家族挽回顏麵,到時候贏得老爺子的喜愛,一個高興就讓兒子成為下一任家主。

這纔是他最關心的,至於是不是古針法,他纔不在乎!

“呼,總算拉回來了。”

葉凡重重撥出一口氣,緊繃的神經放鬆下來,看著身上依舊有很多傷口的楚天雄,還算滿意,說道:

“暫時冇有生命危險了,不過他身上還有很多傷口需要進行處理,先把他送進裡麵。”

看向王晴,道:“晴姐,給他安排一個病房,靠近藥房那邊的。”

楚天雄被推進去。

楚家兩姐妹急忙跟進去。

葉凡喝了一口水。

不僅他鬆一口氣,在場眾人也都紛紛鬆一口氣,一隻腳踏入鬼門關的生命,硬生生給拉回來了。

施永昌緩了好一會兒,說道:

“看來之前是我狹隘了,這葉凡的醫術確實不錯。楚天雄這種情況,就算是我恐怕也救不回來,董老,你怎麼看?”

董建國一直緊緊的盯著葉凡救人,也跟著鬆一口氣,說道:

“他在治療的過程中,我也有仔細觀察病人的情況,若是我出手,存活率應該隻有兩成,冇想到他成功了,醫術確實了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