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罷,他開始揮動拳頭。

“喝!”

禿鷲一拳揮出,拳頭之前的空氣直接爆破,一股磅礴的力量不斷激盪。

他身處一種奇妙的狀態。

從未感受到如此濃鬱的靈氣,平時修煉遇到的都是很稀薄,確實耽誤了修行進度。

手中短刀揮動,淩厲的刀芒劃破長空。

嗡!

一聲狂暴巨響。

體內迸發出巨大的能量。

臉上掩飾不住的激動,看向葉凡,說道:

“葉醫生,我突破了!”

葉凡嘴角一揚,說道:

“繼續修煉。”

看向其他人,說道:

“你們吸收足夠的玄氣就自行修煉。”

走到徐月婉麵前,她眉頭緊皺,額頭上出細汗,說道:

“你彆著急!”

取出銀針,快速紮進穴道、幫她引靈氣入體,遊走周身。

終於,她的眉頭舒展了。

葉凡來到蕭雅麵前,情況更糟,隻能苦笑,說道:

“你心中還有雜念,不能融入大自然,你可以想象一下,你在地球上就是個如同塵埃般的小小個體,你在宇宙中就可以渺小到忽略不計,你不過是這世間萬物中的一個小小個體而已,感受一下天地的變化、空氣的變化、自然的變化。”

她很艱難!

以前從未這般修行!

葉凡也知道不能一蹴而就,隻能慢慢引導。

讓她自行領悟。

自己也在邊上修行。

拿來陰陽尺、揮動劍法、劍光閃耀、劍芒淩厲、揮出劍式、看似普通,不遠處的一座大山竟然被切成兩半。

蕭老父子直接震驚不已。

葉凡腳一跺,騰空而起,站立在高空,已經出了陣法之外。

有更大的空間揮動自己的功法。

劍式驚駭、劃破長空、彷彿斬斷了月光、看不出有多大的鋒芒,卻能看到遠方的山峰被削掉,轟然倒塌。

“禦空飛行?宗師特征……”

蕭老頭激動不已。

葉凡果然已是宗師境!

呼啦啦……

樹木搖晃、大量的樹葉不斷飄蕩空中、朝著葉凡衝過去、地上的樹枝、石子紛紛升騰。

密密麻麻的漂浮在他的周身,一切儘在他的掌控中。

樹葉、樹枝、石子彷彿被賦予了一定的殺傷力,可以清晰的看到鋒芒畢露。

葉凡站在其中,手持陰陽尺,以尺化劍,劍芒淩厲而鋒銳。

抬手一揮。

身邊的所有人急速衝向前方的一座山峰,彷彿一道道利刃殺芒、劃破長空,逆斬向遠方。

嘭嘭嘭……

所有的樹葉、樹枝、石子都精準的擊中山峰。

而山峰出現了一道道小孔,直接被擊穿。

千瘡百孔的山峰如同馬蜂窩。

一陣風吹過。

山峰直接坍塌下來,引起巨響。

葉凡嘴角微微一揚。

並未多看。

但蕭老頭等人早已看呆。

“草木皆兵……萬物皆可化作兵器利刃。”蕭老頭震驚不已。

再看向空中的葉凡。

隻見他的腳下出現了一朵巨大的蓮花、花瓣是由劍氣實質化而成的,他站在花蕾之上,方圓數裡之內,劍氣激盪。

磅礴的氣勢籠罩四周,在月光下,彷彿有淡淡的月光被吸收、空氣中的陰陽似乎在不斷的變幻,隨著他的身法發生各種改變。

手持陰陽尺、指向天空。

腳下的花瓣一片片脫離、融入手中的陰陽尺、每融合一片花瓣,劍勢就會增強一倍。

一共有七片花瓣。

當融合到第七片花瓣時,劍勢驚駭,空氣都在炸裂,整個人彷彿化身為劍,達到了一種極為恐怖的境界。

蕭老頭從未見過這樣的劍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