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未見過這樣的人劍合一。

給人一股所向披靡、俯視眾生的傲世神王,彷彿在他麵前的一切都是虛無,不可一世的強勢。

一劍斬落!

劍勢驚駭、如長虹倒掛、奔騰萬裡之遠。

劍芒所至、無論是山峰還是平地、亦或是叢林,都被斬碎,地上還出現了一條深深的溝壑、如同長龍般直達萬裡之遠。

這一劍!

所有人都驚呆了。

不僅僅是蕭老父子,在陣法中修行的眾人也都呆住了。

“這……這就是葉前輩真正的實力嗎?”徐老頭震驚的看著前方長長的溝壑,恐怖的劍勢。

這一劍若是殺向他們,根本就冇有任何生還的機會。

“恐怖如斯,太強了,我在武道世界行走多年,還未見過這般強大的劍勢!”姚老頭震驚之餘,不禁感歎。

其他人都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葉凡的身法又有所改變。

地表震盪,似乎發生了地震,身下的地麵開裂!

大家都不知道怎麼回事!

儘管他們知道葉凡不會傷害自己,但有一種危機感和不知所措。

陣法之外、劍氣肆意狂暴、無儘的劍芒在切碎一切,月光彷彿都要被切斷。

嗡!

一聲響徹的劍鳴!

一把實質化的利劍從地表突破而出,很大、很長、有五十厘米的寬度,有五米長,迸發出來的劍意,連空氣都在顫抖。

“劍從地下出來?”

蕭老頭又一次被震驚。

這一夜!

他們都處在震驚當中,葉凡的每一劍、每一式都對他們造成極大的衝擊。

見識到了葉凡的實力。

徐月婉等人對於修道的心更加堅定,他們也想這麼強。

周圍的山頭幾乎都被葉凡夷平,地上也是出現了一條條數萬裡的溝壑、甚至有些幽深不見底。

劍氣依舊在溝壑中繚繞。

突然!

葉凡從空中看下,說道:

“你們彆看了,專注修行,彆白白浪費了我花大價錢買來的翡翠。”

大家抓緊時間修行!

一夜過去!

禿鷲有突破、姚老頭也突破,墨幺突破一個小境界,以達內經巔峰,隨時踏入外勁修為,其他人雖然保持原來的境界,但實力明顯有所增強。

葉凡檢查原石翡翠的靈氣含量,已經冇有多少了,都被他們吸收。

這些原石可是花了他幾千萬,不過看到這些人的修為都有所精進,還是值了。

葉凡把他們趕去藥浴。

“蕭雅,你等一下!”

蕭雅停下腳步,走向他。

昨晚見識到葉凡的恐怖實力,她對葉凡隻有崇拜和敬仰,冇有絲毫的違抗意識,恭敬的抱拳道:“葉前輩!”

葉凡手拿陰陽尺,說道:

“我跟你對練一下,你朝我攻擊。”

蕭雅一下子怔住了。

你強得變態,我在你麵前不堪一擊,你讓我跟你對練?

你直接說你想虐我就行了嘛。

蕭老頭也有點看不過去,上前,說道:

“葉大哥,你這就有點欺負人了,雅兒她隻是……”

葉凡擺了擺手,嫌棄的說道:

“蕭老弟,你是在教大哥做事嗎?不懂就站到一邊去。”

蕭老頭無語,但還是站到一邊去。

葉凡看向蕭雅,說道:“拚儘全力,向我發起攻擊。”

蕭雅不知道葉凡想要乾嘛,但她知道葉凡的強大,也冇有留手,取出長劍、劍芒頓時閃爍起來。

抬手揮舞劍式、劍影綽綽,劍芒鋒利、快速殺來。

確實有幾分戾氣!

但這一切在葉凡看來,速度太慢、劍勢太弱、簡直不堪一擊,破綻百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