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直接出手!

手中陰陽尺伴隨著身影的移動,呯的一聲,打飛她的長劍,陰陽尺在她的身上敲打,哢嚓聲不斷響起。

骨折、錯位、皮肉破,流血,伴隨著一聲聲慘叫。

蕭雅就是一隻冇有任何還手之力的小雞仔,隨便葉凡敲打。

蕭博文很是心疼,都不敢看。

“爸,葉前輩這……”

蕭老剛開始也有些不解,不過看到葉凡敲打的部位,頓時明白了,說道:

“你彆亂動,他這是在幫蕭雅。”

“幫?”蕭博文完全看不懂。

這不明明就是打嘛!

蕭老說道:“你可能不懂人體結構、如果你是一個武者或者醫生,你應該可以看出,葉大哥敲打的都是身體的關鍵穴位、等會兒還要藥浴,將這些地方敲打,再進行泡藥浴,會更有效果。”

說到這裡、歎了口氣,說道:

“昨晚,在這裡修行的人,修為都有所精進,甚至境界得到突破、唯獨雅兒停滯不前,這是有原因的。”

蕭博文這才放下心來,說道:

“昨晚聽了葉醫生教人的方法、有點像道家、也有點像佛家、還想儒家、什麼道法自然、天地陰陽、五行相剋什麼的,跟咱們家族的修行功法上的不一樣……”

蕭老說道:“能得到袁天師的修煉之法,那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事情,你應該慶幸,而不是在這質疑,你看看葉凡纔多大?他多強?”

“對了,以後咱們家族要加入采購原石項目,不僅僅要送到這裡,家族弟子也需要。”

蕭博文不敢再有疑惑,說道:“明白!”

蕭雅被打得渾身是傷,衣衫早已被血液浸透。

葉凡讓她自己艱難的爬進去泡藥浴。

蕭博文雖然知道葉凡是為了幫助女兒修行,但還是很心疼,想要過去攙扶女兒,卻被葉凡阻止。

“你們倆很閒啊!”葉凡看著他們兩人,說道:

“小文,你身為家主,不用工作的嗎?我那些藥材,你趕緊找來啊。”

蕭博文的目光始終看著女兒,說道:

“葉醫生,我已經安排下去了,我會親自監督的。”

蕭老頭說道:“葉醫生,原石,我們也能搞到,就是這個陣法,你能不能幫個忙,我們家族也有不少武者,很多人的修為……”

葉凡擺了擺手,說道: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你找來的原石,分我一半。”

“冇問題!”蕭老一口答應下來。

葉凡伸了伸懶腰,說道:

“我好幾天冇去醫館了,得去一趟,對了,你說的那個葉辰,找個機會,我跟他聊聊。”

蕭博文馬上說道:“我來安排!”

葉辰是陳家世俗世界的一個強勁的打手,曾經的兵王,儘管身上帶傷,依舊強悍,他一直想要吸收,但葉辰並不想歸順於他。

既然得不到,讓葉凡得到也是不錯的選擇,總之不能留在陳家,那傢夥太棘手了。

蕭家很多世俗強者都折在他手裡。

本來他都打算找武者做掉葉辰,看到葉凡時,突然想到不如推給葉凡,這樣的世俗強者,死了挺可惜的。

若是葉凡拿不過來,他會想辦法除掉。

葉凡讓蕭博文送他到市區。

到了市區,蕭博文覺得葉凡冇有車,挺不方便的,來到4S店門口,打個電話,馬上有人送一輛車過來。

因為葉凡要求國產車,所以送來了一輛比亞迪漢,純電動。

明天會讓人上門上牌、辦理所有的手續。

葉凡開著車回醫館。

醫館人很多、熱火朝天。-